一輛小黃,捆綁著兩個原本不搭嘎的生命,一路走向未知的命運……

老許:坐長途車,最重要的是,要找像我們這種,跟你聊得來的司機的嘛!九仟零七十塊錢,我就收你九仟五算了,七十塊錢不要了!交個朋友嘛!

納豆:這是我爸爸。

老許:人有不好的過去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人。千萬不可以拿別人的照片,來說是你爸爸的嘛!

老許:這個饅頭,算你一百塊就好!

納豆:「幹!」我不曉得,計程車上也有福利社喔!

(有點忘了劇中台詞,是福利社?還是超商?)

自從看過  鍾孟宏導演的作品「失魂」後,

便喜歡上他那種,以帶點衝突式的黑色幽默,來處理人性底層陰暗面的手法。

讓你看見嚴肅的生命議題,卻不會直接掉入一種無盡悲哀,難以承受的空間裡。

用一段黑社會裡最常見,黑吃黑的簡單劇情,將各種不同的人性,緊密的扣合在一起。

一個失業的卒仔年輕人,加上一位從香港來台二十多年的落魄計程車司機,撐起了導演想要呈現「人生中,盡是未知的恐懼與無奈!」

但卻又常常在幾盡絕望的關頭,適時的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轉機。

原來,在看似充滿無數未知挑戰的人生中,卻總會適時地,伴隨著些許的溫暖出現。

許冠文,在戲中,將老許這個角色,完全內化於豐富的生命經驗,再轉而附身於計程車司機老許身上,讓觀眾清晰的看見了一位年老遲暮的運將,是如何在這看似已無機會,困頓的生活中,卻仍猶如缺氧的金魚,不斷努力,竄動著身軀,想要吸取那微薄,卻足以維生的空氣。在現實與悲憫交雜衝突的人性中,時而扭曲,時而掙扎,時而妥協。

最後,老許:人有不好的過去,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人的嘛!」

畢竟,人生,從來就沒有「一路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