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推薦一齣戲不是由於拍攝成績的出類拔萃,可能是因為製作理念、拍攝手法的獨特(例如以窘迫預算拍出別開生面極簡美學的《太子妃升職記》),可能是因為成功跨越收視族群的嘗試(例如讓不同年齡段的同志、非同志都揪著心看的《上癮》)。有些戲的引人關注,不單純是當成一齣戲來討論,而是一個「現象」。近期造成熱議狂潮的《微微一笑很傾城》,改編自當紅網路小說顧漫的同名原著,堪稱第一個成功將「網遊」與「偶像劇」完美高度結合的成功案例,電影版、電視版同時大熱登場,不但在對岸紅紅火火,在台灣的PTT論壇也被炒翻了天,人氣爆棚,蔚為奇觀。

就戲論戲,《微微一笑很傾城》的瑕疵明顯(劇情結構鬆散、人物刻劃膚淺、節奏掌控不夠嚴謹),但以具象化的「網遊」世界做為情節發展的另一個「舞台」,創意上匠心獨運,再加上畫風明快討喜,角色群像活潑多樣,演員的顏值水平傲人,劇本對白流暢有趣,意外地在講述了一個「舒服,可口,好入喉」的「傻白甜」故事之餘,構築出一個色彩斑斕又天馬行空的「世界觀」,並且不忘恰到好處(點到為止)地對於網際網路生態內外的「虛」與「實」做了一定程度的辯証與反思,整體來說,不論對於戲劇的創作或觀眾閱聽的經驗,都提供了嶄新的啟發與示範,值得在電視戲劇發展的時間軸上,為它標記一個時代性的位置意義。

不同於《W:兩個世界》以戲劇「世界觀」匪夷所思的「穿梭、鏡像、交叉」做為整齣戲的發想主軸,《微微一笑很傾城》裡網遊世界的以假擬真、人物的合理化進入(並且像活人一樣地活動、生存),沒有那麼精巧的邏輯以及那麼繁複的架構(框架之上,還有框架),但這個「玩家直接『活』到遊戲天地裡去」的大膽設定,一來足以讓人口龐大的網遊一族感到窩心親切眉飛色舞,更加順理成章地給一齣戲在視覺風格上有了另一番面貌多一重視野。(同一個演員,在遊戲內外,是同一張臉不同扮相不同身份的「趣味」,足以讓人看得眼花撩亂,而不去對主線情節的單薄多作奢求)。「五毛錢特效」原本是挑剔一齣戲的負評,但因為這個特效場景「目的」只在還原(放大)網路遊戲的虛擬世界,因此,雖非盡善盡美,也變得一點都沒有「違和感」了。

不過,憑心而論,《微微一笑很傾城》所運用的特效畫面絕對比「五毛錢」多出好幾個檔次,光看其中一段「群攻鬼姥救小倩」的任務片段,構圖、運鏡、CG特效,皆臻上乘,單獨成立為神話特效院線電影的一場戲,都已綽綽有餘。除了特效畫面的用心,劇中有關網遊開發、設計在技術面、市場面的種種術語,顯得做足功課,特別講究到位,這對於構築出一個讓「網遊族」(不管是哪種級別的發燒友)真正流連忘返的「世界觀」,那是真正做到了「如假包換,栩栩如生」的「說服力」,這是本劇最具可觀之處,相當值得一提。

《微微一笑很傾城》裡的大部分角色都有「網路遊戲」裡、外的兩個「身分」,這除了上述視覺上的耳目一新,對於戲劇發展的鋪陳、進行,也提供了至少三項加分的「化學效應」:

1,角色們在遊戲裡的互動密切(結成「俠侶」,生死與共),在現實生活裡卻可能對面不相識。種種微妙的陰錯陽差、擦肩而過,營造了整齣戲的懸念和張力,是一種「做作得不矯情,刻意得很合理」的「戲味」。

2,網路遊戲之所以在龐大現代人的生活裡佔據了這樣大的比重,有極大的原因是用來彌補現實人生裡的空虛,不滿與無力。在《微微一笑很傾城》裡,某些人物靠網遊世界裡的群聚關係彼此壯膽(「小雨家族」之流),某些人物靠網遊裡的人氣滿足個人價值觀的不均衡發展,更不乏有某些人物以網遊角色間的互動,進行不足為外人道(也無傷大雅)的「移情」或「意淫」。藉由虛、實兩個時空的「片面」,組合成同一個角色的「層次」,這樣的處理,耐人尋味,很不一樣。


▲《微微一笑很傾城》不但在對岸紅紅火火,在台灣的PTT論壇也被炒翻了天,人氣爆棚,蔚為奇觀。(圖/劇照,2016.09.12)

3,在不破壞整齣戲淺顯直白的tone調下,戲裡以幾集篇幅藉由「二喜」和「曹光」這兩個角色在網際網路上的「面具效應」(一個指鹿為馬,另一個躲在被誤會但不拆穿的ID帳號後面),探討了當一個人不得不從虛擬世界重新腳踏實地的回到血淋淋活生生的人生,面對現實時所遭遇到的尷尬與適應。另外,一個電腦屏幕,切割出來的兩個世界,讓同一個人身上產生的一定程度的「人格分裂」(包括別人看你,還有自己看自己),這些畫龍點睛的ISSUE,都或多或少讓這個通俗娛樂劇顯得並不媚俗空洞,並不平庸。

網遊、手遊的主要消費人口,原本跟「偶像劇」的收視族群在生活模式上就有極大的重疊,因此,我們看到了《微微一笑很傾城》裡的「價值觀」也不無向這個年齡段的人口靠攏的趨勢:校花、大神…的稱號是「自我價值」的指標,戀愛、人氣、炫富…,是引人羨慕或追逐的另一種指標。但,比較難得的是,在這種取悅流俗的大氛圍底下,把「大神肖奈」定位成一個專業素養足以睥睨四方的青年創業家,在這個勵志的大光環下,「網路遊戲」顯得一點都不玩物喪志,而是一個體現智慧、能力、抱負甚至人生觀的光明願景。這層設計合情入理,為一個簡單的故事添增了後半段「商戰鬥法」的元素,也算是在核心創作精神裡,掌握住了正向啟迪的「三觀」設定。

女主角鄭爽,向來演戲時表情變化有限(在大陸網友口中,她跟唐嫣、楊冪並稱「三大面癱女星」),不過在《微微一笑很傾城》這樣的一個作品裡,「貝微微」這個角色的人選,與其說是一個戲劇的卡斯,倒不如說是為一個畫面決定「視覺風格」來得更貼切些。鄭爽的五官極美,不論相貌、體形,不必PS,看著都像網遊裡的人物,造型吻合極了。持平來說,鄭爽這次的演出無功無過,不至於讓人出戲,不論時裝、古裝,每一出場都稱得上賞心悅目,就當一道讓人百看不厭的風景來看,足矣!

「一笑奈何」大神肖奈,是整齣戲的靈魂人物,男一號楊洋「仙界」級別的超高顏值(大陸網友直接封了「盛世美顏」四個字),兩岸觀眾毫無芥蒂地達成共識,公認是「本劇CP值最高的看點」。其實這海峽兩岸三地第一美少年星路是坎坷的,第一齣戲就被選上演李少紅版《紅樓夢》(2008年)的「賈寶玉」,萬眾矚目下出道,卻該紅沒紅,之後載沉載浮了好幾年,居然是靠一檔實境秀(2015年的《花兒與少年。第二季》)才一整個人氣大開,接下來連演《少年四大名捕》的「無情」、《盜墓筆記》的「張起靈」,才總算逐漸站穩了腳步。在《微微一笑很傾城》的前三分之一,楊洋自頸到腰的上半身幾乎是不動的(跟他從小參軍、習舞的背景有關),但戲越後走,職場戲的沉穩,感情戲的細膩,都出乎意料地到位,「大神肖奈」由形到神,詮釋得完整而出彩,相較於之前幾齣戲的木口木面,就演技開發來說,竟是在這樣一個毫不沉重的遊戲之作裡臻於大成了。

真要討論這齣戲的演員,嚴格來講,配角的表現比主角自然生動許多,男女主角身邊的次要演員個個活靈活現,鮮明而耀眼(這是成功地讓這齣戲引人入戲的「氛圍生活化」的主因之一)。其中最看得人目不轉睛的,是「于半珊」(愚公),戲裡男三還談不上,時不時出來晃一下,沒有自己的故事線(story-),但最讓人歎為觀止的就是他!他那些台詞一長串一長串的,十成裡倒有八成是廢話,卻偏能讓他講得口語春風,讓人聽出耳油(換一個口條不行的,那該能有多乾多災難呀!)大神出車禍那段戲,小兒科到楊洋臉上都還不見傷呢,他卻一連哭了三四分鐘,那股子真真切切,哭得人都跟著鼻酸了。(那段戲台詞空成那樣,卻靠一個演員,把一切所有不足都補齊了,也算是螢幕奇蹟了。)「愚公」叫牛駿峰,胡歌踢足球那戲《旋風十一人》裡,他又酷又叛逆;《搭錯車》裡,演的是個暖心暖肺的音樂人;《戰長沙》的胡小滿,拋頭顱灑熱血…;跨幅那樣大,形象那樣多變,還都出神入化,特別值得期待。


▲《微微一笑很傾城》不但在對岸紅紅火火,在台灣的PTT論壇也被炒翻了天,人氣爆棚,蔚為奇觀。(圖/劇照,2016.09.12)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