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早上天空陰陰的,記者與陳沂約在中山區一間可愛的早午餐店,到約定好的前五分鐘,她很有元氣地從樓梯現身了。陳沂一到位置坐定,立刻大喊,「好熱!」天氣明明是寒冷的,路上很多人都帶著圍巾呢,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是騎腳踏車來的。

陳沂是誰呢?很多人看到媒體版面有她總是在底下留言詢問這句話,視線掃過這些留言感覺有些不舒服,又冷又酸,背後潛台詞隨即浮上腦海,「妳哪位啊?」當然,多數時候,網友的留言總是更直接、更不客氣。陳沂經常關注時事,然後在自己的直播中大鳴大放,沒有演藝圈常見的「以和為貴」,卻反而用自己的「直接」,殺出一條獨特的道路。這樣的真性情,讓她成為另類的「媒體寵兒」,只要她「罵」,總是有人想看。

▲陳沂穿著媽媽親手織的毛衣。(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2.01)

▲陳沂穿著媽媽親手織的毛衣。(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2.01)

對於時事議題的選擇,陳沂直言不諱,「就我爽,通常比較容易讓我抓狂的,就是公然說謊。」她話鋒一轉,提到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柯以柔婚變事件,「我比較無感的議題,就是通常誰跟誰在一起,誰跟誰交往。我不喜歡聊別人感情事,像柯以柔老公那件事,我不太喜歡聊,那時候大家都跑來問我看法,我只說,『那你就不要跟醜的交往。』」言下之意,讓人有無限想像空間。

詢問陳沂為何對於謊言如此排斥,她說出自己從小到大的觀察,「我覺得整個大人世界都充滿謊言,大人已經把謊言當作是習以為常的事情,我覺得實話已經沒人敢說了,或是每個人為了成就自己的目的,經常合理化自己的謊言。」說出這些觀察的她,臉上神情跟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中,大喊國王沒穿衣服的小孩很像,有一種不顧一切的直率,也像是不明白為何不能「說真話」。

「我對這件事情真的非常的痛恨!大家恨黑心油,或是一些政治人物貪汙,那都是一種謊言,謊言會敗壞人生,我小時候就非常討厭大人很會說謊,可是等我長大之後,發現身邊的人也開始在說謊,國中開始就發現了。謊言說久了變成一種習慣,大家都覺得你說謊,我也說謊,沒有什麼關係。」陳沂想起那段時間的感受,忍不住又補充,「《國王的新衣》裡面的小孩子是不是沒有結局?他應該被亂棒打死了。」一句話聽來簡單,細想卻很有滋味。

▲ 陳沂希望到老都擁有美貌。(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2.01)

▲ 陳沂希望到老都擁有美貌。(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2.01)

「《熔爐》裡面有一句台詞,『我們一度努力奮戰,不是為了要改變世界,是為了讓自己不要被世界改變。』如果你因為這個世界,就去變得跟他們一樣,然後變得不是自己,我覺得這種人生活得很窩囊。」她微微一笑,「大家都會崇尚電視劇或英雄電影裡面的正義,但是大家其實都是壞人啊。」在她眼中,「說謊的大人」各個都是壞蛋。

停頓了幾秒,她強調,「我還是堅持要當裡面的好人。對了,我要當有美貌的好人。」對於陳沂來說,她相信自己相信的,信仰自己信仰的,對於外在的聲音,雖然偶爾刺耳,但她總能聽而不聞。

直播時的陳沂熱愛「說真話」,很多人覺得這樣的女孩滿是刺,但專訪的過程她不時要記者先吃早餐,還強調,「早餐要趁熱吃!」讓人感受到她的「真」。或許正如陳沂自己所言,「《國王的新衣》裡面的小孩子是不是沒有結局?他應該被亂棒打死了。」她始終都知道「」的重量與銳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