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一襲素色衣裳,為何茶巾如此豔紅?」宗榮老師淺淺一笑:「這是我們『』流派的茶巾顏色呢!衣服、紋飾會隨著茶品等級高低而變,但除了特殊的祝禮場合,茶巾都是朱紅。」猶記體驗茶道那個下午,須行禮如儀的事項沒少過,視、聽、嗅、味、觸,五感盡是新鮮,然而回首記憶點,不在茶筅刷幾回,持杯轉幾度,卻落在她腰間一抹茶巾之上,初識裏千家,成了烙印腦海的一期一會。

規矩不少 態度真誠

約莫快50年前,關東女孩榮子正當花樣年華,年方十八,會大老遠跑去京都學茶道的理由,在喜愛之外,可能也包含想嫁個好人家的憧憬吧?「想當一位茶道老師,至少得學個15年呢!」榮子說,老師挑裏千家掌門人「宗室」的「宗」字,配自己本名「榮」字,取名「宗榮」,隱含期許不言而喻。而宗榮也承襲著裏千家積極推廣茶道的流派特性,回老家茨城縣笠間市,在這以燒陶著稱的地方開立教室授徒。

教室有可容納多人的廣間,但4張半榻榻米大小,是宗榮先生心目中最標準的茶室格局,依循「真、行、草」意涵,用在行禮輕重程度,也隱含在茶室的空間規劃裡,「茶室坐南朝北,對客人行禮用『真』,以最真誠的態度待客。」而客人也得以禮相待,進茶室前的洗漱宛如進神社參拜,窄小入口僅容一人,我稱之為「江戶X光機」,武士由其門而入,非正心誠意、解刀卸甲不可。

看重細節 安靜對話

禮敬已畢,杯碗齊置,炭火上、鐵鍋中,待沖抹茶的湯水正沸,我急舀一杓想全數倒入茶碗,動作被老師打了回票,「注入半杓即可,動作分兩次,剩的半杓倒回鍋裡,可聆聽水聲。」經老師這麼提點,才驚覺方才錯過多少細節:牆上畫軸,繪得是眼下三月春訊;眼前煮水鐵鍋底面偏小,讓炭火溫度散逸出來,調節初春的微涼,「如果是在夏天煮水,是看不到炭火的。」宗榮解釋道。

翻檢字典,「道」的意涵一字多解,不識茶道前,繁瑣的禮節儀式就像紅茶巾,總牽引我目光焦點;一場體驗下來,頓覺茶道之「道」不只技法,還是「對話」,對話主角可以是茶與人,是主人與客人,是茶道老師與自然節氣,道不盡,意悠遠。

★茶道具.陶工芸さ(□)さ川/茨城縣笠間市笠間2257-1/+81-296-72-9881/10:00~18:00,周四休/SAKASAGAWA.JP/茶道體驗每人2500日元,最多1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