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庸武俠文學經典中的經典,自1958年開始,港、台、中拍攝成長篇電視劇的版本多達八個(扣除掉香港無線另有三齣以《射鵰》旁支人物為主軸的衍生作品不計),最近甫在「愛奇藝」視頻平台推出的最新版本(每周一、二各上架兩集,開放免費收看),是其中卡斯名氣最弱(以新人挑樑,幾乎可說名不見經傳),也是拍攝、推出過程中宣傳報導最不具聲勢的,然而就戲論戲,眼見為憑,跌碎眾多人滿地的眼鏡,事前絲毫不曾預料到整體成績竟如此震撼輝煌,編、導、演、製作,諸多環節莫不出類拔萃,斐然耀眼,不但殊非凡品,單就貼合原著況味與精神的角度來評斷,甚至可認定為有史以來「還原度」、「完成度」最高的一次,巨處磅礡,細節精緻,人物神韻靈魂兼俱,意涵傳達完整通透。猶有甚者,這樣一個往往會誤導影視創作者朝向「藉題發揮,好大喜功」的路徑過度渲染以至「大而無當」的「大」案子,這一次卻被從格外忠于原著的立場「謹小慎微」地娓娓道來,意外地,樸實雕琢出傳奇,謙虛成就了壯闊,2017年版本的《》不只在戲劇面貌上一新耳目,讓人由衷歎服,在創作態度上「平凡VS.偉大」的示範與辯證,更著實發人深省,肅然起敬。整體來說,對於金庸武俠瞭若指掌的忠實族群來說,這是一次驚喜(驚豔)不斷的絕佳翻拍,對於任何追逐好戲的觀眾來說,這是特別值得推薦的,2017年初繼《孤芳不自賞》之後再一齣必看必追的,優質良心好戲。

60年來,《射鵰英雄傳》做為接連幾代華裔人口的「共同記憶」之一部分,自然有其匯聚無數人「想像」和「情感」的厚實交集,這樣的文學作品「影像化」過程,創作者的「主觀風格」以及力求原著生命的「傳神化」、「具象化」,兩者之間的拿捏,挑戰的難度之高並不亞於在實質製作上視覺、規模、氣勢的呈現。2014年于正版本的《神鵰俠侶》以陳妍希演「小龍女」受盡一面倒的質疑嘲詆,絕對不是演員演技能否勝任的問題,而是徹底地抵觸了廣大人口對於這個角色帶著深厚情感的「主觀想像」,而金庸作品之膾炙人口,其人物的性格鮮活對白的雋永機巧,是深入人心也是極難取代的特點之一,于正讓他《神鵰》版本裡所有角色放著書裡的台詞不用講話一律「現代化」、「膚淺化」、「弱智化」,一律顯得不知所云形象模糊,這樣幅度的更改,老早已經不是創作的「新意」和「勇氣」,而是為了不同而不同的「譁眾取寵」,是一種無視於這分「共同記憶」內在情感的傲慢。刻意要把金庸拍得「不像金庸」,何苦拍「」?(徐克將原著中多以暗場交代的「東方不敗」大刀闊斧地形塑出另外一個瑰麗恢宏的ICON,是影史絕無僅有的很罕見很珍貴的典範,創作的企圖和格局,與于正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

(圖/劇照,2017.01.23)

(圖/劇照,2017.01.23)

這個版本《射鵰英雄傳》的導演蔣家駿算是個創作量驚人的多產導演,但二十幾年來除了胡歌的《神話》(2010)幾乎多以「都會喜劇」見長(在大陸有名的代表作品,包括收視迴響熱烈的《醜女無敵》系列、《男才女貌》系列、《無懈可擊之美女如雲》系列),難能可貴的是這次將《射鵰英雄傳》以極其誠懇的態度重新翻拍,不但在大結構大場面展現了嫻熟精準的駕馭能力,舉凡角色的人物設定,情節講述的節奏與情韻,盡皆深諳原著的「原汁原味」,直指金庸筆下的意境核心,不貿然裁切故事結構,不草率添加、拼貼戲劇元素,中規中矩,卻又鉅細靡遺。看似處處遵循「套路」,卻殊不知以金庸著作之千錘百鍊,情節的「套路」不是因循偷懶,而是箇中枝繁葉茂的脈絡與層次;人設的「套路」不是拘泥刻板,而是思維、情感豐富纖細的條理與溫度,所以,這個「原汁原味」,這個「套路」的高度到位,這個讓絕大多數讀者似曾相識的「身歷其境」(這個「境」,就是讀者看小說時虛擬出來卻又栩栩如生根深蒂固的,想像天地),說來只是一句話,但其過程中那等兢兢業業的講究,那等入木三分的刻畫,卻談何容易?而蔣家駿這個相貌斯文,氣息像文人多於像豪客的導演,卻成功地做到了。

《射鵰英雄傳》原著洋洋灑灑幾十章回,書是鉅鑄,戲想當然耳該是大戲,但「大」之一字該如何定義?戲劇的呈現不同於閱讀時想像力的翱翔馳騁,是有其「即視化」的局限的,倘若直覺地一味耽溺在千軍萬馬、排山倒海、高手雲集這些「大場面」去實踐所謂的「大」,往往可能拍出來的是空洞混亂的「排場」,找不到記憶跟感動的焦點。蔣家駿拍這個版本的《射鵰》卻明顯沒有這方面的迷思,他恭謹地依照書裡的情節、步調走,沒有哪場戲才是「高潮戲」的心理包袱:開章明義第一章「風雪驚變」,郭、楊兩家溫酒賞雪,丘處機剛殺了人,懷揣著顆血淋淋的人頭在漫天飛雪中趕路…,被拍出了那氛圍的對比,被拍出了那無形的張力,這樣的一段在老版本裡會當「過場戲」來處理的戲,登場開箱第一印象,因為這分用心,於是再也不是冗戲贅戲,再也不需要用遙控器快轉;接下來,丘處機單槍匹馬獨鬥焦木大師請來圍事的江南七怪,每個人的出場都別開生面氣勢隆隆(他連書裡丘處機單手擎著一個盛滿酒的大銅鼎踏上醉仙樓的細節,都拍出來了),每個人物的特色都呼之欲出過目難忘,目不暇給的輪番過招設計得巧思盡出大開眼界,毫不平庸,絕無冷場,這樣一段老版本裡可能集中起來一筆帶過的「群毆戲」,被交代得讓人目不轉睛,被經營得精彩紛呈,而金庸世界的出人意表引人神往,其實正就是因為這樣的「高潮迭起」,才成立了貫穿全局的「驚心動魄」,把每場戲都當成「高潮戲」來拍,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絕對不會有人認為哪場戲的用心和考究是多餘的。

(圖/劇照,2017.01.23)

(圖/劇照,2017.01.23)

這個「把戲在『次要處』落實,反而成就出整齣戲結構的巨大」的拍攝精神,同樣也表現在戲裡對人物的塑造上。江南七怪,不論在形象、性格、舉止(甚至武功招式)的設計之清晰立體不重複,凸顯的不是這七個人物的獨特,而是金庸江湖中天馬行空奇人異士遍布的大千武林,這種「氛圍感」等到「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出場再來設定(build up)其實就弱了(也冷了)。同樣的,丘處機、馬鈺、王處一,三位道長先後登場,肢體口條、形態特質的區隔被掌握得歷歷分明,正足以鋪陳出人物口中「全真教」的無形分量;郭靖剛離大漠便遇上的四個搶馬的白衣女子(她們是騎駱駝來的,也被拍出來了)有足夠的「辨識度」和戲份,也正足以呼應出尚未出場的「白駝山歐陽克」的大有來頭;這樣的拍攝手法(或者說這樣的拍攝態度),因為小處的講究,反倒烘襯出一齣大戲的「存在感」,不但入眼,甚且入心,這才是讓人不由自主地接受並認同的「大」。

 

▲「愛奇藝」甫推出的新版《射鵰英雄傳》揚棄了浮誇的任何變貌,樸實、誠摯並且極其深刻地,以體現金庸原著精髓為職志宗旨,意義非比尋常,尤其值得肯定。(圖/劇照,2017.01.23)

▲「愛奇藝」甫推出的新版《射鵰英雄傳》揚棄了浮誇的任何變貌,樸實、誠摯並且極其深刻地,以體現金庸原著精髓為職志宗旨,意義非比尋常,尤其值得肯定。(圖/劇照,2017.01.23)

2017《射鵰英雄傳》不只是視覺、畫面這些有形的「戲」拍得出色,金庸作品裡濃郁動人的「敞亮三觀」、「磊落義理」以及情愛的堅貞、皎潔,這些抽象的內在精神,有的遼闊緜遠,有的細膩幽微,由小說到劇本,卻都有可喜的捕捉、消化,以及明確的放大。江南七怪為了一句口頭的承諾在苦寒塞外一待十八年,耗盡心神地對郭靖這資質駑鈍的弟子傳授武功,這其實是原著前段篇幅中最引人動容的一個部份,過往的版本或許並不當成是情節裡的重點,這次的編劇卻能以深刻的筆觸還原得純粹紮實,十分動人,這種「認真走戲,不忘走心」的戲劇調性,是這個版本的重要成就之一,合情入理的情感描述,讓包惜弱、完顏洪烈這些人物心理層次的微妙或矛盾,盡收眼底,讓黃蓉初識郭靖的好感在冷眼旁觀中逐次地加深,顯得充滿說服力,而也在真正的屬於情感的「關鍵戲」中(例如黃蓉把郭靖為她特意留下的已經碎成渣的兩個餅含著眼淚吃盡口中),穿透而出,有力地讓觀眾「黏著」、「入戲」的情感力道顯得份外強烈真誠。

飾演郭靖的楊旭文,乍看毫不起眼,氣質、外形都顯得過於文秀,沒有白彪、黃日華的粗獷,沒有張智霖、胡歌的俊美,既沒有他們的名氣,也不見特別華麗的演技,然而竟意外地擁有一種當紅明星演技裡罕有的「真誠」,這性格的真誠,這演技的樸拙,卻誤打誤撞地,吻合了角色人格與性格的特質。因為不躁進不爭出頭,反倒讓演技裡的情感醞釀醇熟,舉手投足,無不顯得有血有肉,有溫度有人味。郭靖「憨而不傻,直率而不執拗」的氣息,漸入佳境之後,愈發沒有太多「演」的鑿痕(擅演如胡歌,2008年演郭靖,尚且還讓人覺得太刻意),對週邊眾人的「義」,他演得自然但有力,不見「符號化」的表象做表,對黃蓉的「情」,乾淨如陽春白雪,就角色的年齡定位來說,無不恰如其分。

(圖/劇照,2017.01.23)

(圖/劇照,2017.01.23)

「黃蓉」這個角色討喜,卻是許多女演員的死穴(因為形象的深植人心,當年周迅演得再賣力,也還吃力不討好),而這個角色的「人設」特殊,但凡有一絲一毫的太「過」,「嬌俏」就成了「矯情」,「靈性」就變做「賣萌」,都不乏「裝可愛」的肉麻嫌疑。出道不久的李一桐,初試啼聲就有了讓無數人豔羨的運道,前作《半妖傾城》故事雷人,劇本膚淺,但她這位女一號至少培養出了獨當一面的氣勢與戲感,這次的「黃蓉」得力於與楊旭文間對戲的化學效應,「真誠」的郭靖帶出了「真誠」的黃蓉,到目前為止的第八集所見,這版的「黃蓉」俏皮而不油滑,少了些朱茵的明豔,翁美玲的大氣,扮相略嫌單薄,但渾身上下的靈氣,演技裡的悟興和活力,以及和楊旭文格外合拍的「清純」氣質,都具備了撐起這個角色的條件。

(圖/劇照,2017.01.23)

(圖/劇照,2017.01.23)

這戲四大主角清一色新人掛帥,陳星旭的「楊康」一入眼不夠風流俊俏,演著演著,卻分外吸人眼球,演技的「靈動」補足了這角色該有的貴氣與機敏,小小年紀,已經能游刃有餘地能夠詮釋「楊康」變換快速的狡獪面貌,表現可圈可點。孟子義的「穆念慈」一身紅衣頗嚇人一跳(書裡描寫她「比武招親」,的確是紅色衫褲,但以往這角色被塑造得溫婉甚至有點苦情,比方說2008版的劉詩詩,很少穿這麼紅的),而這個「不順眼」卻也在「多看幾眼」後改觀了,這個小女生的「穆念慈」添加了不少前幾個版本較少著墨的「剛烈」與「外放」,其實就一個從小就漂泊江湖的賣藝少女來說,這反倒更寫實一些。

普遍來說,刻意不把製作經費花在「明星片酬」上的2017版《射鵰英雄傳》在選角上是眼光獨到的,「神似」重於「形似」,角色的神韻與演員的特質交疊,而這個「神韻」的基底與肌里,則忠誠地源自金庸筆下的心血菁華。正如引用了1983年港劇版主題曲《鐵血丹心》做為全劇襯底配樂,隱含向傳統經典致敬的涵義,這個版本的《射鵰英雄傳》揚棄了浮誇的任何變貌,樸實、誠摯並且極其深刻地,以體現金庸原著精髓為職志宗旨,意義非比尋常,尤其值得肯定。

▲「愛奇藝」甫推出的新版《射鵰英雄傳》揚棄了浮誇的任何變貌,樸實、誠摯並且極其深刻地,以體現金庸原著精髓為職志宗旨,意義非比尋常,尤其值得肯定。(圖/劇照,2017.01.23)

▲「愛奇藝」甫推出的新版《射鵰英雄傳》揚棄了浮誇的任何變貌,樸實、誠摯並且極其深刻地,以體現金庸原著精髓為職志宗旨,意義非比尋常,尤其值得肯定。(圖/劇照,2017.01.23)

本文作者《》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d.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