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演出最後一場,散場時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走上台前,為舞作封箱與觀眾話別。在謝幕時,他也單膝跪地感謝所有舞者辛苦的走過許國家城市演出。

《流浪者之歌》因為那傾洩而下的黃金穀雨和王榮裕一身飄然白衣相互輝映。

《流浪者之歌》因為那傾洩而下的黃金穀雨和王榮裕一身飄然白衣相互輝映。(林韶安攝)

 

他說:「今日是僧人王榮裕為舞作的最後一站。王榮裕一站就是22個年頭。也是舞者葉依萍、黃律開、陳宗喬的畢業之日,未來這幾位舞者有人將走入教職,有人要勇闖歐洲舞團打拼。」

今日是僧人王榮裕為舞作的最後一站。王榮裕一站就是22個年頭。

今日是僧人王榮裕(左)為舞作的最後一站,王榮裕一站就是22個年頭。(林韶安攝)

《流浪者之歌》因為那傾洩而下的黃金穀雨和王榮裕一身飄然白衣相互輝映。但林懷民不捨再讓他被榖雨澆淋,因此決定了暫時封箱演出。王榮裕也表示在最後一場演出時,他不停地傾聽舞者的拍打、呼吸、腳步。因為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將離開這個舞作。在過程中,他更體會到林老師最後這麼灑脫地將具有禪意的圓給推散。唯有活在當下才能感受到真、善、美。

S__47849475

王榮裕也表示在最後一場演出時,他不停地傾聽舞者的拍打、呼吸、腳步。(林韶安攝)

林懷民所說:「流浪者之歌的終結,也許就是另一趟旅途的起始。」,雖然這些黃金稻米自此離開了雲門,卻將跟隨著觀眾,各自展開新的旅程。

S__47865861

今日是僧人王榮裕為舞作的最後一站,王榮裕一站就是22個年頭。(林韶安攝)

離場時觀眾對著滿台稻米依依不捨,也開心可以看到難得舞作在結束後的收捨。觀眾們紛紛在林懷民破例充許下拿起手機、相機留下珍貴畫面。舞者也鏟起一包包的黃金稻米,讓觀眾帶回留念。d.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