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十一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將於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四場。(林韶安攝)

 

演遍歐、美、亞、澳七十三大城,雲門舞集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十一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將於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四場。藝術總監林懷民今日透露,舞作將暫時封箱,他特別感謝在全球兩百一十九場演出中,自始至終站立七十分鐘,飾演「僧人」的王榮裕,為了這個角色,從翩翩少年佇立到兩鬢斑白,一站二十二年。

今年初倫敦「衛報」透露「流浪者之歌」可能封箱,消息引發觀眾關切。十一月十日起,林懷民經典「水月」「流浪者之歌」在NU SKIN如新集團贊助下,於雲門劇場接力演出的訊息一發布後,海內外粉絲紛紛搶票。而「流浪者之歌」原唱喬治亞魯斯塔維合唱團,也將在十月抵台,在雲門劇場與衛武營等地,呈現純歌曲的演唱會,讓台灣聽眾體驗他們讓全球人士感動落淚的天籟之聲。

林懷民表示,「流浪者之歌」和「水月」代表雲門在九○年很重要的塊面,那也是今天雲門在海內外一個聲譽基礎,它有一種非常安靜的精神,在新世代不一定碰得到,這次演出很可能是個絕唱。

八○年代末期,林懷民邀請優劇場(現為優人神鼓)為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學生教授「竹枝舞」,在人群中瞥見王榮裕的背影。一九九四年編作「流浪者之歌」時,林懷民直覺背影主人應該就是「流浪者之歌」裡的僧人,託人詢問,找來當時三十四歲的王榮裕。當時全沒料到,竟因此開啟了兩人超過二十年浪跡天涯的緣分。

雲門舞集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十一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將於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四場。(林韶安攝)

雲門舞集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十一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將於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四場。(林韶安攝)

起初,王榮裕以為要來雲門跳舞,但林懷民告訴他得在舞臺上站七十分鐘,王榮裕內心喊苦「在舞臺上要動很容易,要一直不動,很難。」關於角色,林懷民給他的提示只有一個字——「空」。自識一身反骨,就愛挑戰不可能的王榮裕,只得透過修行,打坐,太極導引的訓練,甚至扛起果托夫斯基戲劇訓練「打死不退」的精神,全力投入。

天生好動不愛靜的他,為了飾演僧人,必須提早兩個月齋戒靜心,開演前三小時先到劇場的角落打坐安靜,演出當中還必須不斷對抗各種困難:尖銳的稻穀刺破了僧人的頭頂,寒冬中赴歐美演出在薄紗下受凍發抖,甚至患曾有氣喘的他,必須對抗稻穀粉塵誘發的咳嗽反應。王榮裕形容,和雲門出國巡迴像在打禪七,每場演出都宛如修行。然而令人驚訝的是,自此他的氣喘再也沒有發作過了。

雲門舞集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十一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將於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四場。(林韶安攝)

雲門舞集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十一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將於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四場。(林韶安攝)

對比僧人的靜,台下觀眾的反應卻很激動。當舞者攙扶站僵了的僧人謝幕時,觀眾掌聲如雷。赴澳洲演出,兩米高的壯漢在街頭攔截他,擁抱噴淚;在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外,老婦頂寒風等候王榮裕,一見面就深深道謝;在德國烏帕塔劇場演畢,碧娜‧鮑許衝上舞臺,眼光泛淚抱著他;印象最深的「舞評」,是曾有一位小男孩對母親說,看完流浪「好像靈魂洗了個澡」。王榮裕說,觀眾這些反應也是支撐他站二十二年的力量。

資深藝文媒體人,前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說:「談『流浪者之歌』不能不談王榮裕,他飾演的求道人,無疑是台灣表演藝術史上一道重要的風景,定靜不動之間,成就了一個舞團從蹲下到躍起的跨越身姿。」

王榮裕笑說,譽滿全球的「流浪」演出逾兩百場,「全世界唯一看不到這齣經典演出的人,大概就是我吧!」他認為自己與流浪一起成長,看著它成為全球舞作經典。王榮裕說,他從小看盡戲班和現實殘酷,三十歲前也當過上班族,體驗職場的競爭,「我以前不知道或不相信,人生有真善美,是這支舞讓我感受到至善至真至美,我創作因此也一直在追求這狀態,這影響我很深。」

 

雲門劇場演出場次表

喬治亞魯斯塔維合唱團 「傳奇之聲」

10/28及10/30

★10/28林懷民演前導聆

「水月」

11/10至20日

★11/13及11/17演後舉辦「林懷民答客問」

雲門舞集「流浪者之歌」

11/24至27日

★11/24演後舉辦「林懷民答客問」

二○一六國際劇場藝術節

金枝演社「伊底帕斯王」

11/11至12日

國家音樂廳五號門戶外停車場 演出document.currentScript.parentNode.insertBefore(s, document.curren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