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台灣私校受到少子化衝擊,後段私校面臨存亡挑戰。而無獨有偶,鄰國日本也面臨私校赤字與退場問題,位於關西近畿大學則靠「」於近年異軍突,成為近年日本報考率第一名大學、名聲直追私校名門慶應私塾大學。將學術結合經濟征服日本人的胃,「鮪魚」翻身,就是一場力爭上游記。

日本大學近年也正面臨少子化衝擊,近畿大學總務部部長世耕石弘談到,18歲人口已從1992年兩百多萬人,至今已下降至約181萬人,1993年是日本學生報考大學的高峰,但近年已從12萬下降到7萬。目前日本私立大學也面臨廢校存亡,已有四成私校招生不足,也有將近37%的學校處於赤字狀態。

世耕石弘表示,日本大學並非積極提升研究能力、投資教育就能招到學生,在於日本有根深蒂固的大學聯盟傳統,這是從明治時期到戰後難以突破的價值觀,世耕石弘稱此為大學間「無變動與無競爭的循環賽」,若要突破這樣的循環,大學不只要教育與研究能力,也需要行銷策略跟打出自己的品牌。

近畿大學花費32年時間達成黑鮪魚完全養殖,連國人熟知的箱型養殖技術都是出自近畿大學研究團隊之手。(圖/pixabay)

近年近畿大學靠著完全養殖鮪魚而聲名大噪,連日本漫畫與偶像劇中都曾提到「近大鮪魚」,近大鮪魚無疑成為學校招牌,這段鮪魚力爭上游記,也有一段漫長的發展史。當年二次大戰剛結束、百廢待舉,近畿大學創辦人世耕弘一曾表示,戰爭結束後日本臨海縮小了,為了確保全民能夠擁有足夠食物生活,應該進行「海耕」生產海產,否則日本恐將面食物缺乏。

當年全世界沒有人想過這種做法,也沒有人認為海魚能夠大規模養殖,在一片不看好的聲浪下,世耕弘一仍於1948年在和歌山縣開設水產研究所,世耕弘一招來大批研究員,先從開發紅甘魚養殖著手,將賺到的第一筆資金陸續投入到其他魚類研究上,以該方法不斷循環。

近畿大學至今已完近18種魚種養殖研究,更花費32年時間達成黑鮪魚完全養殖,包括海上箱型技術都是出自近畿大學研究團隊。得力於海產養殖技術,近畿大學更於近年創立新創公司,專門販售所內養殖魚類魚苗,將研究成果擴散至產業界。

世耕石弘談到,直到2012年黑鮪魚完全養殖成就臻至成熟,之後學校陸續推出自有「近大品牌」陸續與民間公司結合,市場上已有鮪魚高湯泡麵、近畿大學芒果軟糖等產品。但外界曾經詢問學校,將研究成果拿來賺錢不會褻瀆學術嗎?當年創辦人世耕弘一曾經坦率表示,那是公立大學的觀念,私立大學不仰賴國家經費必須自立自強,為了貫徹獨立獨步,以學問創造收益有何不可。

世耕石弘表示,學校一路走來都以獨創研究為本,進而達成產業貢獻後確保收益,再經過投資達成更新的獨創研究。傳統上,外界談起日本關西私校印象多為關西學院大學、同志社大學、立命館大學,俗稱「關關同立」聯盟,頂尖私校則為「早慶」(早稻田、慶應私塾)聯盟,近年近畿大學頗有直追早慶聯盟之姿,大學報考人數每年高達十五萬,更連續五年榮登日本第一。

近畿大學走了數十年終靠研發黑鮪魚翻身,從關西地區沒沒無聞再到直追名門,近畿大學的際遇就像一場力爭上游記。

近畿大學總務部長世耕石弘。(圖/記者許維寧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