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坪頂國小距離苗栗市區約一小時車程,每當都市學生下課後玩社團、衝才藝班,偏鄉學生則返回家中幫忙家務、打掃豬舍餵養家禽,坪頂國小學生小汶表示,假日多在家幫忙工作、從賣豬肉到洗豬寮都是工作內務,坦言餵豬不好玩,小汶最想做的還是跟家人一起享用大餐。

根據兒福聯盟調查,台灣偏鄉與都市學生生活兩樣情,都市學生下課後多往補習班跑、假日則有家人陪伴踏青,吃大餐、出國等人生經驗樣樣不少。相較之下,偏鄉學生放學後多半必須幫忙家務,出國與吃大餐,對偏鄉學生而言近乎奢求。

坪頂國小學生小汶下課後必須幫忙家裡餵豬、洗豬寮,洗一間豬寮要十多分鐘,約有十幾間豬寮等待清潔,假日則要和父親到市場賣豬肉。小汶坦言,好想跟家人一起吃自助餐(buffet)、吃到飽,除了工作之外,有額外時間能和家人踏青休憩。五年級的小萱則表示,放假多和家人待在家中、整理家務。小萱至今還沒看過電影,假日跟外公與哥哥姊姊一起去電影院一直是小萱的願望。

苗栗縣坪頂國小教師高豫鳳受訪時談到,校內很多學生都出自經濟弱勢家庭,隔代教養、單親屢見不鮮,帶給學生最直接的影響便是陪伴與照顧明顯不足,有外公一人獨自撫養三名孫子,但長輩年紀越來越大,給孫子的教養和陪伴只會越來越少。高豫鳳坦言,其實長輩都很擔心孫子狀況,但礙於體力衰退只能說愛莫能助,之前外公摔傷腦震盪醫生建議留院觀察,外公卻執意返家,都在於掛心孫子無人照顧。

班上學生數稀少,但開學時有將近一半籌不出學費。為了照顧學生課業,學校力推課後留校,但放學後參加校內安親班每個月都要收費,對清寒家庭來說都是負擔,老師則必須對外找尋各種資源處理學生經濟狀況。

高豫鳳表示,之前曾詢問班上學生,如果在校成績不理想家長如何應對?但家長平常都忙於工作,得到的回應多半是冷處理、無心力關照學生課業,「學生要自動自發做到升學很少,很多人上高中高職就會中斷學業,因為沒有動力。」

「我們擔心的是惡性循環,因為父母經濟條件不好,他給的資源和家庭教育都十分有限。」而城鄉差距、貧富差距並非只影響學生當下處境,其生活處境、文化資本的缺乏更是左右人生發展的因素,因為手邊資源不足難以跟都會區學生抗衡,更多的偏鄉學生只能重複父母的生活經驗、不停複製階級。

高豫鳳談到,校內學生有人連電影院都沒去過,學校能做的就是盡量舉辦各種活動、帶學生出門踏青,幫助學生盡可能接受不同文化的刺激。目前包括兒福聯盟、台灣好基金會都有投入資源至偏鄉,定期規劃活動一學期帶學生從事一次戶外踏青。再者,偏鄉教師則必須密切注意坊間舉辦的各類活動,若有就要積極申請,努力弭平文化層面的落差。

要翻轉貧生、偏鄉地區處境並非易事,但解決貧生遇到的實質問題不是光給錢、補助就能了事,學校做文化投資雖然看似遙遠、救不了近火,但若就長遠規劃,才可能於各個層面上解決貧生與偏鄉學生遇到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