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依據學生權益、公共安全希望拆除校內鹿鳴堂,校友卻因為其歷史意義,盼能保留空間追憶。台大總務長葛宇甯表示,按照既有程序鹿鳴堂必須拆除、校方也希望拆除,若保留可能引發後續安全問題,加上與新建的卓聯大樓太相近,卓聯大樓後續仍可啟用,但將有逃生安全疑慮。

再者,卓聯大樓之綠建築標章、使用執照必須重新評估,估計不影響執照取得,但會造成過多的行政成本,而文資會只針對文化層面作討論,不會考慮到建物安全與校方立場。30日北市府將召開文資會判定鹿鳴堂去留,葛宇甯表示,大概八、九成機率會保留。

鹿鳴堂剛屆滿50週年,按照文化資產保存法第十五條,興建逾50年的公有建築物,在處分前須先辦理文化資產價值評估。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學系副教授李乾朗表示,台大已於去年主動提報台北市文化局評估,最初北市文化局覺得價值不足、只是危樓,台大也不認為鹿鳴館需被列為古蹟,但後來校友舉證、文化層面有加分,才啟動第二次勘查會議。

相較於帝大舊校區建物保有日本大正時期風格,鹿鳴堂則是台大校內僅存的中式建築,過去 為雙十國慶接待僑胞歸國的場所,也曾經歷過中華民國第一次修憲。在設計上使用雀替、椽條、雨批、仿明清官式建築欄杆、花窗等意象,在當年具有濃厚的愛國情懷。

但根據文化部古蹟核定與廢止查核辦法第二條,若要指定為古蹟,需要符合三項基準之一「高度歷史性、藝術或科學價值」、「表現各時代營造技術流派特色」、「具稀少性,不易再現者」。李乾朗表示,建築物是否體現「價值」是個人認定的問題,「事情都很主觀,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腦袋在思考、講話,都是自己的認定。」

但若三項中只有一項特別高還是無法認定為古蹟,李乾朗舉例,「過去蔣中正、尼克森都曾經過中山北路,說要把中山北路定位為古蹟可以嗎?但它就只是一條馬路。」鹿鳴堂列入古蹟是否要件不足,還有待商議。

李乾朗提到,但只要抓住基準中的其中一項,就能推動該建物為暫定古蹟,是先以暫定之名保護靜觀其變,免得有心人士破壞、拆除。之後鹿鳴堂確實可能從暫定古蹟變更為古蹟,但只有歷史建築可搬遷古蹟不能,若未來鹿鳴堂被定為古蹟保留,葛宇甯表示,台大校方將提出修復再利用計畫,但最大問題在於無經費養護,屆時可能開放僑委會認養或採募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