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外國旅客來到台灣,對於乾淨又方便的台北捷運都印象深刻。中國大陸的《人民日報》海外版,日前就發表了一篇由記者汪靈犀所撰寫、題為「台北的地鐵文化」文章,文中大讚台北捷運的乾淨與舒適,並表示「乘客不會聞到韭菜包子和大蔥餃子味道,有的只是淡淡的香水味。」

作者在這篇文中提到,台灣人將地鐵叫做捷運,和北京的地鐵一樣,與一般大眾的生活息息相關,是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的交通工具。「台北捷運上的乾淨和舒適程度,讓我這個坐慣了北京地鐵的人初時還不太適應。」

文中寫道:「付費區內禁止飲食、小聲交談,乘客不會聞到韭菜包子和大蔥餃子味道,有的只是淡淡的香水味。在高峰時段,乘客也非常安靜,有序排隊,不會搶上搶下,不會把車廂塞得太擠,大家耐心等待下一班車,這樣在車裡就能與人保持一份較為舒適的距離感。」

作者認為:「這種禮讓和自律,其實就是台灣社會文化的縮影。台灣人的生活是現代的,每個人可以享有很多自由,卻又不會干擾到他人和社會秩序。」「這其實展現的是整個台灣社會『以人為本』的理念,生活其中的人,能找到被關懷、被愛護的歸屬感。」

以下為人民網「台北的地鐵文化」全文:

台灣人把地鐵叫做捷運。記者在台北的每一天,幾乎都和捷運密不可分。“無車一族” 都喜歡乘捷運出行,干淨(乾淨)、舒適、准時(準時),看著路線圖上的一個個車站名,仿佛(彷彿)就看到自己在台北的一段段生活軌跡。

台北捷運上的干淨(乾淨)和舒適程度,讓我這個坐慣了北京地鐵的人初時還不太適應。付費區內禁止飲食、小聲交談,乘客不會聞到韭菜包子和大蔥餃子味道,有的只是淡淡的香水味。在高峰時段,乘客也非常安靜,有序排隊,不會搶上搶下,不會把車廂塞得太擠,大家耐心等待下一班車,這樣在車裡就能與人保持一份較為舒適的距離感。

這種禮讓和自律,其實就是台灣社會文化的縮影。台灣人的生活是現代的,每個人可以享有很多自由,卻又不會干擾到他人和社會秩序。台灣人又是溫情的,早起晚歸在樓道、街頭,大家會點頭互道 “早安” “晚安”,對他人隨時把 “謝謝” 挂(掛)在嘴邊。在這樣的環境裡待久了,你也會不自覺地把這幾句話當成口頭禪。看到別人回報善意的微笑,瞬時覺得周圍環境溫暖可人,心情舒暢元氣滿滿。

台北捷運更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點,是處處體現著台灣的人文關懷。比如對身障人士,從進站開始,捷運的每一個出入口、換乘點都覆蓋了完善的無障礙設施,經常看到有身障人士駕駛著四輪車自如行動。捷運的車廂設計得非常寬敞,輪椅進出完全沒有問題。對於視障人士,不僅有導盲磚的指引,工作人員也會上前提供引導。曾經有大陸的朋友感慨,“怎麼台灣路上這麼多殘障人士”,我想並不是因為他們人數多,而是因為城市設施友好,出門方便吧!

對老幼孕等弱勢群體,捷運上設置了專門的博愛座。對於年輕女孩子,捷運門上印有 “防狼” 提示和舉報熱線,每個車站還設有夜間女性安心候車區域,有無死角的監控保護,夜間也就多了一份安全感。

在進入付費區前,捷運的每一個進站口都設有幾塊醒目的顯示屏,上面標識著開往不同方向的捷運還有多長時間到站,所以乘客在刷卡時就能決定自己的歩速,是快走幾步去趕車,還是可以悠閑踱步。

對於單車愛好者,捷運也相當友善,開放攜帶自行車搭乘。周末的時候可以先把單車帶到淡水,再慢慢騎行於淡水河畔 20 余(餘)公裡(公里)的自行車道,享受陽光明媚和水波蕩漾。台北捷運的收班時間很晚,有幾條線路近期還在研討通宵運營。

台北捷運的路網規劃也值得一說。除了文湖線,換乘步行距離被設計得最短,不是在原列車的對面,就是一個扶梯的距離。習慣了北京地鐵的繞來繞去,我頭幾次坐捷運時總是悶頭往前跑,爬了幾級台階才反應過來,“哦,原來走過了,哈哈!”

幾乎每個捷運站都有涂鴉(塗鴉)和壁畫,有時也會有個人書法或繪畫展,步行其中,不自覺就會放下旅途中的緊張疲倦,獲得美的享受。這些流水賬(帳)般的人性化細節,不僅出現在捷運中,在公交車、火車站、交通路口都可以看到類似的設計,這其實展現的是整個台灣社會 “以人為本” 的理念,生活其中的人,能找到被關懷、被愛護的歸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