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謝炘昊2017年組成「大便淑女隊」向世界邁開腳步,他與老婆寶貝魚帶著一雙兒女臭寶、Queenie踏上環遊世界的旅程,花了六百萬元圓自己的流浪夢,近日更在新書《流浪日記:世界,是我的信仰》中分享近一年的旅行點滴,他笑稱該書就是珍貴的傳家寶。《NOWnews今日新聞》此次專訪浩子,為讀者揭開環遊世界的神秘面紗。

對於流浪,浩子一直有種癮頭,從年輕至今,「我覺得流浪的人生很『飄撇』!以前曾自己流浪一個月,我在當兵之前去環島,去之前還打工存旅費。記得那次的環島,最印象深刻的其實是一個下午,在一個叫『國境之南』的咖啡廳,拿出我那本厚厚的《浪淘沙》,好友推薦一定要看,平常不會有那麼大段時間好好沉浸,那是我覺得很難忘的一個下午。」在他的描述之下,我們彷彿也看見那個午後,陽光灑進角落,照在書頁上的樣子。


▲浩子帶全家環遊世界。(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7.18)

不可諱言,當工作壓力越大,他心中那隻取名「流浪」的怪獸便越大,隨時準備撕開現實生活的枷鎖,奔向世界某個角落,「或許是《食尚玩家》這個節目,讓我那個衝動越來越大,衝動會被現實生活所消磨,但是它會一直累積,累積到了就出發。什麼時候開始?或許是一點一滴。」談到環遊世界前的狀態,他坦言,「那時候工作容易生氣,我知道可以做這個工作很棒,但是畢竟是工作,工作必須妥協,有妥協人家給意見,不一定可以聽進去,那時候就很爆炸了。」

他形容那時的狀態,「比如說這段我想這麼演,在演出過程中,那個人說的不是我所想的,在內心會立刻爆炸,久了會很受傷,有時候工作甚至會失去熱誠,那時身為旅遊節目主持人,光說服自己,而不是良性溝通,其實不是一個很好的狀態。」被問到帶全家環遊世界的衝動燃點是什麼?他思考了幾秒,「可能是晨間的一口咖啡,喝下去的時候,會覺得我應該在歐洲喝,心情不應該載浮載沉下去,當下真的是一隻流浪野獸跑出來。」

有人形容家人是複雜的情感體,分開想念,聚在一起卻未必時刻充滿愛,摩擦可能頻頻發生,浩子被問到帶孩子出了近一年的遠門,何時感覺到這或許會有困難,他回應,「在出發的那一刻,我們在機場吃了一個牛肉麵,那麵對小朋友太油,在候機室要holding,臭寶說:『爸爸我肚子好痛。』我帶他去洗手間,他坐在馬桶上說:『爸爸我不敢,會有好多水。』我還為他加油。」他頓了一下笑說:「那一刻,我知道沒有幼稚園老師了。」


▲浩子看到環遊世界後孩子的成長。(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7.18)

得知浩子帶全家環遊世界後,開始有些聲音傳出,「小孩還小值得嗎?」這樣的聲音也傳進他耳裡,但他跟寶貝魚充耳不聞,與一雙兒女走完自己第一個世界級的旅程,詢問收穫在哪,他回答,「旅行後,有一種莫名的力量,把我們全家圈得更緊,彼此更加連結,大家一起變勇敢,在我們心裡。」他舉了一個很日常的例子,「那天在計程車上,謝臭寶竟然說,『有一天我想到一件事情很可怕,但覺得我們都去環遊世界了,這個事情沒有那麼可怕。』我覺得這是世界送給他的一個很棒的禮物,光是這一點,我就覺得很欣慰了。」

他直言,「第一個反應,『真爽!』旁邊有人一直說帶孩子出去幹麻?聽到很多,因為這樣,他們就一直在家安逸吹冷氣,但是今天我走出這一條路,孩子講出這一番話,這是給他們最棒的反擊!看到沒有,我兒子學到勇敢,要勇敢不簡單,因為現在孩子可以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小,因為太保護,走出去以後才知道,事情沒有這麼難,重點是,他可以在生活中轉換這份勇氣,這才是一種智慧。」他笑喊,「我是個驕傲的爸爸,真的超驕傲的!」

就他的觀察,女兒也有很大的轉變,「她很酷,她變得比較願意站在團隊的腳步上,不然她以前很難搞,極度!我還找不到一個最適合的方式去教她,要說教嗎?跟她良性的互動,比如說,我想要她學習,用一個高壓的姿態,她可能5歲就會離家出走。」現在的Queenie聽的進去爸爸的聲音,他驕傲地說:「很愛彼此,我變成她的小情人。」


▲浩子覺得家人最重要。(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7.18)

對浩子而言,環遊世界除了找回夢想,更給了自己的生活一個喘息跟再出發的空間,不只親子關係,夫妻關係也是,「即使回來看節目,我跟寶貝魚形容工作去了哪裡,跟她自己去那邊,那個是不一樣的,如果我這樣,她生活是那樣,會越差越大。」他坦言,「所以會很有衝動去做這件事,覺得世界不只有這樣,你自己看到才會被打開,我講一千句、一萬句,不如你看一眼。」

現在的他跟寶貝魚有自己的浪漫,「我們可以一下子兩個人一起回到世界的每個角落,這個感覺很棒,不再是我孤單的陳述,因為我家有一個酒吧,叫『魚的酒吧』,晚上孩子都睡了以後,我們會小喝一杯,有時候會忽然說,比如今天的天氣微涼,就會說好想回Siena,她馬上喊『玫瑰』,因為我們每一餐都在玫瑰中餐廳度過。」他強調:「最大的收穫就是我們可以一起回到世界的角落,一起到了那邊,這是心靈上的自由,非常浪漫,不孤單了。」


▲浩子坦言有流浪癖。(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7.18)

至於自己的成長?浩子表示,「這陣子我回來,覺得很奇怪,像我今天跟自己的對話是說,『耶,你好像比較喜歡工作狀態的你。』真的很怪。」他的話剛說完,瞄到經紀人的眼神,他忍不住笑喊,「怎麼大家都那麼吃驚?你不要給我多排工作,我只是在跟記者聊天。」他隨即解釋,「因為我自己發現,工作狀態的我,講話比較不會尖酸刻薄,比較不那麼直接,而且工作上面的快樂,會把它帶進我家裡,目前是達到和諧的狀態,而不是把工作的疲憊帶回家,老婆也知道,像我那天拍電影,只有我心裡知道,達到一個自己的成就,跟老婆講,她也笑到彎腰。」

專訪最後,詢問浩子是否還會嚮往自己的流浪,他坦言,「那個血液還在竄,因為那是與生俱來。」記者忍不住詢問,「我們需要擔心哪天你又踏上流浪旅程嗎?」他笑得開懷,「不用擔心,應該就是。」

 

【 NOWnews 今日新聞 】提醒您 酒後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