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5 )月 31 日是各大專院校可向教育部送審調漲學雜費的最後期限, 4 月初核定的 107 學年度大專校院學雜費調整幅度,基本調幅為 2.07% 至 2.5% ,但據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反教盟)調查,目前有 14 所學校擬調漲學雜費,漲幅大多在 2.5% 至 3.75% ,因此號召民眾,在 5 月 31 日到教育部前,呼籲教育部嚴格把關,撤回 14 所學校不合理的漲學費要求。

根據教育部 4 月公布的 107 學年度大專校院學雜費調整幅度,基本調幅為 2.07% ,去年未申請漲學費的學校,漲幅可達 2.5% ,若學校提出完整助學措施等計畫,最高調幅還可增至 3.75% 。

反教盟指出,目前預計調漲學雜費的 14 所學校中,國立有 3 所,其中台北科技大學擬調漲 2.5% ,台灣科技大學和中興大學擬漲 3% 。

私立學校中,實踐大學擬調漲 1% 至 3.75% ;文藻外語學院、輔仁大學(新生)和世新大學擬調漲 2.5% ;仁德醫護管理專科學校擬調漲 2.5% 至 3.75% ;擬漲 3% 以上的學校則有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3% )、亞洲大學( 3% )、經國健康管理學院(新生 3.2% )、嘉南藥理大學( 3.5% ),中原大學( 3.75% )和醒吾科技大學( 3.75% )。

反教盟反對此波調漲學雜費,認為有不公義之處,同時提出 3 項訴求,包括「成本增加、財務缺口不應是漲學費藉口」、「勿拿濫用提升教學品質爛理由交換漲學費」、「消費弱勢生,除了不義,更顯校方辦學無能!」

反教盟指出,許多申請調漲的私立學校每年都有幾千萬至幾億不等的盈餘,但卻避而不談,「這種明明有營利卻還想再賺更多的行為,是我們更無法接受的。」

其次,多所申請學校的生師比因為學生增加、教師減少而提高,也反映校方拿少子化營收減少作為漲學費的藉口,是完全自相矛盾的,而教師中兼任教師比例逐漸高於專任教師也是校方縮減人事成本的手段。宿舍與課程供應是否足夠、是否逐年刪減,也是檢視各校是否犧牲教學品質、降低教育成本以換取利潤的實際現象。學校的辦學成本是真的有增加,還是只是把辦學當營利的工具,絕非如各校支用計畫中所描繪的那些硬體更新或抽象的虛幻願景可以說明的。

反教盟表示,為了分化、減弱學生反對意見,最常見的就是調漲部分系所、拿還未入學的新生開刀,在學生還沒進入校園、無法檢視校方的營運情況、表達自己反對意見時,學費就被調漲了。或是拿弱勢學生當藉口,說大家漲學費是要幫助弱勢的同學,但根據教育部《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規範,獎助學金只要高於百分之五即可申請調漲,也就是學費大多並不會用於弱勢補助上,甚至更惡劣的,學校還可以把獎助學金當做工讀生薪水來使用,以規避勞健保支出,使得弱勢學生能得到的補助並不如帳面上的數字那樣漂亮,或是要得到這筆補助就必須付出勞務來換取。

為抗議此次學雜費調漲,反教盟邀請各大學同學和即將要入學的大學新生,在 5 月 31 日到教育部前,要求駁回所有學費調漲案,「學生不是教育商品的消費者,而是社會上各種勞動的提供者,所謂使用者付費,應該由勞動力的使用者,也就是整個社會跟這個社會上所有拿大學畢業生勞動力來賺錢的企業來負擔。各校向學生收取的學費,不但一所都不該調漲,還應該要調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