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無形—尚濤畫展

/ 3月17日至4月23日

如果被老師形容為「笨拙」,相信每個做學生的都不會太開心。尚濤不但被恩師李苦禪說「笨拙」,連他都承認自己「笨」,所以五十餘年來創作不懈,依循「笨」的本性走出一己獨有的書畫風格。其實,尚濤的老師是「明貶暗褒」,因為他接著又說:「笨拙也實在難求,黃庭堅夢想了一輩子仍未能得到」。

近日有機會到歷史博物館走走的人,除了欣賞「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之外,不妨順道前往四樓觀看李可染弟子尚濤的畫展。年近八十,才到台灣舉行大型回顧展,對尚濤這位獲獎無數的重量級水墨畫家來說,可算是遲來的肯定。

出生於北京、畢業於中央美院的尚濤,先後師從李可染、蔣兆和、李苦禪、葉淺予等水墨畫大師,也是李可染美術館入藏兩位弟子作品的其中之一。有著標準北方大漢身形的尚濤,青壯年時因工作之故「南漂」,落腳於廣東,從此埋頭作畫、兼習書法,任憑藝術掮客翻炒行情,任憑拍賣市場假畫橫行,他既不從俗起舞、也不出面澄清,自顧沈浸在筆墨天地裡。

▲〈凌雲〉畫出傲然於天地間的豪情壯志。(圖/陶陶居提供)

▲〈凌雲〉畫出傲然於天地間的豪情壯志。(圖/陶陶居提供)

這世上有尚濤這樣淡泊之人,便有慧眼之人如伯樂相中千里馬般,獨鍾於他的書畫,三十餘年來與之結為莫逆,收藏百餘幅作品至今。因為這一番機緣,尚濤盛年時期的精華之作,至今多留存在臺北某位收藏家手中,也因而促成了這次的展覽。

藝評家陳萬三曾說:「如果一位水墨藝術家能夠成功地營造出一個有古有今、有我有他,而又無古無今、無我無他的神祕境界,那麼他必定是一位大家。尚濤就是這樣一位水墨藝術大家。」尚濤的畫最吸引人之處,便在於他既傳統又現代,穿越古今無不自得,筆墨揮灑之間,處處可見其樸拙、幽默、純真的人格特質

▲〈江上〉的鳥兒有一種卓爾不群的拙趣。(圖/陶陶居提供)

▲〈江上〉的鳥兒有一種卓爾不群的拙趣。(圖/陶陶居提供)

朋友對尚濤的評語是,認真誠懇、不說大話、不做虛功,對人真誠有俠氣,儒雅風範之外,又有些大智若「愚」。尚濤待人隨和,但對待創作的態度卻極其嚴苛,經常是畫了又畫、撕了又撕;原先他對自己不滿意的作品,經常是揉掉、扔進垃圾桶,後來發現竟被人當寶貝撿了去,才改為撕掉,以免不滿意的作品外流。

北京中央美院美術館館長王璜生對尚濤的畫鑽研甚深,他推崇尚濤有一種「仁愛和善」的情懷;儘管在生活和藝術上曾經歷不少磨難和失落,儘管繪畫的造型表現得奇崛古拙,但尚濤對生活和藝術始終有著一種美好和善良的信念,筆下所描繪的對象總蘊藉著一種潛在的氣質──「可愛」。

王璜生指出,尚濤筆下的大魚大鳥、大葉大花、貓熊蛙蟾,甚至鷹鷲鵬鵠,總令人覺得有一種可親可近、憨厚可愛之感。尚濤對藝術的信念是:藝術應該是「可愛」的;而「可愛」一詞,本身就充滿著童心的天真和慈祥的厚愛,也隱含著百折不撓的生活信念。從這點來看,尚濤畫作在無意之中契合了現今「可愛當道」的時代潮流,具有療癒人心的特質。

▲〈華間〉兩隻一灰一黑的貓咪,流露出無敵可愛的氣質。(圖/陶陶居提供)

▲〈華間〉兩隻一灰一黑的貓咪,流露出無敵可愛的氣質。(圖/陶陶居提供)

一生堅持從事水墨創作,在今天是否已成藝術的「非主流」?銳意求新,是否就能為傳統水墨畫走出一條生路?對於外界疑問,尚濤說,其實自己的路是慢慢走出來的,邊走邊發展、邊形成,才找到比較適合自己的「厚重、濃重」路線。他表示,雖然用心於繪畫,但不會刻意;傳統與現代、繼承與創新之間,他覺得就像蘿蔔,既可以生吃,也可以熟吃,還可以曬乾了吃,只是吃法不一樣,但都是吃蘿蔔。(「大象無形—尚濤畫展」更多資訊請見
http://www.nmh.gov.tw/zh/exhibition_2_1_22_829.htm

 

▲〈雲水意〉構圖創新,是尚濤少見用色鮮麗的畫作。(圖/陶陶居提供)

▲〈雲水意〉構圖創新,是尚濤少見用色鮮麗的畫作。(圖/陶陶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