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孟峰)

避開地表上最大規模的人口遷徙,我往東走,回台灣等過年,「小黎」也準備從珠海往西,要搭火車回到他江西小鎮的老家,吃飯時包廂裡有電視,只見他看著央視《春晚》的預告,天王劉德華低沉的嗓音唱出《回家的路》這首歌,還沒踏上回家的路,他已經潸然淚下,連我這個外地人看到MV上播的片段,看到那些騎著機車、戴著一家大小,掛著大包小包行囊趕路的畫面,鼻頭也酸了起來。

 

在春節之前,《回家的路》的確夠「洋蔥」,引起大陸民眾廣大的共鳴,同桌的其他大陸朋友都說,唱得讓大家都想立刻奔回老家了,沒打算回家的也該回家了,畢竟在大陸許多人口,都從內地經濟較不發達的縣城,遠離家鄉和父母妻兒,到幾千里路以外掙錢謀生,在春節假期同時由南到北、由東向西流動著,早期交通沒那麼發達,可是再遠,也要回家團圓。

 

「小黎」就是這條遙遙回家路上的一個人,他說,江西老家這幾年雖然開發了,生活是好過了,可是畢竟還沒多到所有人都可以賺到錢,他十年前就到了珠海,賣過衣服、在餐廳幹到領班、到汽車公司當業務,雖然一開始才千把塊人民幣的收入,省著點用還過得去,現在加上提成,一個月六、七千塊,吃住都在公司,還能存錢寄回老家。

 

早幾年他要回家過年,天還沒亮就從珠海先搭2小時大巴到廣州,再排幾小時隊買火車票,幾乎都是站了14個小時才能回到江西,再轉車快2小時才能回到老家,順利的話,通常到家都已經是午夜了,萬一買不到票還更糟,得在車站裡先過一夜;現在動車雖然四通八達,時間能省很多,也有了網上訂票方便,但他還是選擇搭火車,為了是省下的錢,能拿回老家給父母,也能買點東西帶回去。

 

以前的五一和十一假期,小黎為了多賺點錢沒能回去,過年當然得回了,大清早起來趕車、拖著行李跟人家擠車,路上隨便買點乾糧充飢,他都不怕。回到老家,遠遠就看得見燈還亮著,看到父母,桌上還有熱騰騰的菜,再怎麼累也都忘了,能在老家待上幾天,幫幫家裡做些農活,也都值了。

 

在珠海這個大城市幹了那麼多年,為的是什麼,小黎不講究太奢侈的生活,工資就能多存點寄回老家,每到過年打個電話回去,問問父母缺些什麼,他好買了帶回去,老人家都說不缺,缺的不就是也想看他一眼,錢再賺就有了,總不能讓父母連過年都失望吧,再忙、老闆給再多工資,他還是選擇回家。

 

小黎問,台灣不大,像我也是離開家鄉的遊子,平時回一趟家不難,過年總要回吧,這番話也觸動了我,回家的心情是什麼?我想我跟小黎一樣,都是因為濃濃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