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夫木聰演壞人(左)也超殺。(合成圖,2016.11.09)

 

導演大友啟史說:「一部充滿魅力的電影,一定要有能與好人分庭抗禮的惡人,那些聰明絕頂,生性殘忍又狡猾的惡人,越是綻放出他們邪惡的本質,電影就會越精彩!」而這個「惡人」就是妻夫木聰。

當妻夫木聰答應演出電影《》中的邪惡蛙男角色時,展現出對這部電影的充分熱情,不管是長時間戴著面具,或是露臉時的特殊化妝,他一定親自上陣。妻夫木聰說:「蛙男的工作是特殊化妝,我除了到特殊化妝部門見習外,為了能夠獨立完成這些『藝術品』,我也花了3個月的時間鍛鍊身體,調整出適合的體態。」

片中,這個戴著青蛙面具的謎樣男子,只選擇在雨天現身,他自稱「藝術家」,不斷地以獵奇的手法殺人,在他選定作案目標、執行殺人計劃後,被害者的身旁總會留下字條,例如「狗食之刑」、「體會為母之痛之刑」、「均等博愛之刑」、「美貌永駐之刑」與「吞下千針之刑」等,一如展示藝術品般地,講究屍體的呈現方式,蛙男作案手法大膽,正面挑戰警方的公權力。


▲▼妻夫木聰扮演的蛙男(上圖右),把小栗旬(下圖右)逼到極致。(圖/華納兄弟,2016.11.09)

另一方面,小栗旬在片中飾演被蛙男逼到極致的澤村刑警,在經歷一連串的調查後發現,蛙男最終的目標,竟然是自己的妻子…澤村遙。這也讓《惡魔蛙男》在最後高潮戲時,表現出十足的爆發力。document.currentScript.parentNode.insertBefore(s, document.curren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