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媽媽: 身為妳的女兒,多麼希望當我在喚妳這聲「媽媽」時,並非無奈的親情羈絆,而是滿懷的愛與敬意。
 這些年來,若我蒐集那些因妳而傷心流過的淚,怕是已成了一座湖泊,每當心又為妳翻騰難捱,我從不擦拭心碎的淚水,因它總難以抑止地汩汩流出,直至我哭累,才平靜,才撐起獨舟,晃盪在鹹鹹的傷心海域。
 媽媽!當我還願意這麼呼喊妳,妳是否能細聽我每回的傾訴與請求,節制情緒化的語言,減少怨恨暴戾的批判。妳是否能將母愛重新彙整,流向每一名妳的子女,知道嗎?並非只有幼弟值得妳關愛,我和哥哥也期待妳多看我們一眼,多叮嚀一句關懷,我渴望妳會再抱抱我,儘管我已大到可以嫁人的年紀了,但我真的想不起被妳擁入懷中的溫度。妳是否能停止把我變成妳呢?尊重我是我,是獨立的個體,有我的思想、性格,就請放手看我開展成美麗獨特的花朵,不要再拿妳的傳統價值觀框住我的手腳。
 妳知道嗎?每回妳與父親爭吵時,我的心跳便加速,恐懼及哀傷會漫襲我身,卻仍得佯裝無事,靜靜被迫接收腥風暴雨,等你倆的風暴止息後,還得繼續忍住情緒聽妳訴苦,聽妳毒罵我的父親,而妳從不知道這一切有多令我心碎,妳的三言兩語,換來的是好多個夜裡我獨自啜泣。
 有時望見他人家庭和樂,孩子對母親親密撒嬌,我總別過頭去,怕再多看一眼,會生發忌妒。我偶會憶起妳在我幼時的夜晚,時常帶我看鄰居牆邊的花,細聲地對我說話,月下的妳溫煦柔和,伴著濃郁花香,那是最甜美的記憶。
 而如今,媽媽!我多麼害怕接近妳,我怕被吼被討厭,害怕又被妳的尖銳刺穿左心房,害怕我逃離不了這麼痛苦的家,有時我甚至想著,我能否換一位母親……但我身體裡流著妳的血液,我又如何能狠下心恨妳!我的愛裡藏有無盡委屈,委屈裡總又燃著無法熄滅的愛,我只能一再殘喘,只能在今年的母親節,試著買一束花,送妳,盼望著它的花香能帶我倆回到幼時月光底下,那甜蜜安穩的曾 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