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為無關,理直氣壯的與問我的人大吵、拍桌子,人皆說我大膽。我也沒被打,從民國39年端午關到中秋。

我們有時會說:「這號人物現在沒有了。」看到陸以正,你就可以這麼說。

總統褒揚令中說陸以正「尤以駐南非特命全權大使任內,敦睦白人政府長期友好邦誼,推進非洲民族議會良性發展;延續台斐實質交流,捍衛國家利益尊嚴,殫誠極瘁,衡慮困心。」 掌握時事筆耕不輟 如果中國的外交官,80%有陸以正80%的水準,那就是夢幻隊伍。

現在台灣的外交官,只有20%有陸以正40%的水準,其他則20%水準都不到,有很多還是水準以下,敗中華民國之事有餘,成台獨之事不足。當然,也幸好這樣。

每看到陸以正在報上下筆千言,言之有物,真佩服。10年前我對他說:「你82歲,頭腦清明,不為稀奇,但仍能掌握時事,筆耕不輟,難得也。」 我與他相識在民國75年,我在紐約,他做駐瓜地馬拉大使,來紐約買車免稅運去便宜。他是紐約新聞處的老主管,此事好辦。相處一天,相談尚歡。

我問他:「陸效文是你親戚,他以匪諜被殺,故你也牽連入獄?」陸以正說:「不是的,陸與我沒親戚關係,只是政校外交系同學,我當時是在國民黨興台公司工作(黨產?),他來台是我作保的,還在我家住一段時間,因此我被抓進去關了3個月,在保安總隊,原來的東本願寺。我因為無關,理直氣壯的與問我的人大吵、拍桌子,人皆說我大膽。我也沒被打,從民國39年端午關到中秋。」 依《安全局機密檔:歷年辦理匪案彙編》資料:「,案號50340。職業:興台公司門市部經理。案情略述:介紹陸效文充任興台公司襄理。確定刑期:無罪。」

再看民國39年《蔣介石日記》:「6.12指示經兒應注重之業務。……批准陳儀死刑……。6.20破獲匪諜案。6.21與經兒談陸效文匪諜案及改造案。」 陸效文長袖善舞,他來台不多久就混入政戰系統,搞了個軍官名義,民國39年召開全國政工會議,陸就借編政工會報的機會,訪問各與會政工,把國軍各軍師的人事資料都查出來,回報大陸。這被稱為「中共中央政治局社會部」案,把他的3個同學也牽進去了,還涉及陸軍總部軍法處長周芝雨及另一軍官。

6月15日抓了11個人,陳儀也在當月18日被殺。11月23日,此案6人在台北螢橋被槍斃。屍體放在極樂殯儀館,陸以正找了也被牽進去的同學龔選舞、李蔚榮、齊振一去給這4位同學收屍,火化了放在圓通寺。負責登記的女子還很奇怪,問為什麼這4個人是同一天死的,龔選舞說陸以正說是:「瘟疫。」陸以正則說他是說:「車禍。」

《中央日報》記者龔選舞的太太在司法院上班,剛來台困窘,他們就住在辦公室裡,各家分個小舖,門口用布簾遮著.當時保安隊早上5點來抓人,龔選舞被抓見到陸。問:「他們怎別家不找,一下知道藍色簾子就是我家?」陸以正指了指自己:「我講的嘛。」 龔選舞說,陸效文其實「救了台灣」,當時共軍粟裕領軍已準備萬船渡海,但保密局技術總隊在淡水表演海上火牛陣,拿些汽油桶在海上引爆,看演習的文武百官很興奮。蔣介石文膽──《中央日報》的陶希聖就告訴龔說台灣得安,我們有了祕密武器。龔到陸以正這來告訴這內參消息,陸效文一旁聽了就立報共產黨,粟裕就請毛澤東再調9個師來,攻台計畫暫延,隨後韓戰爆發,一切成泡影。

火牛陣是技術總隊長杜長城做的,就是在海上放些汽油桶,爆破人員浮游在旁,看岸上旗語引燃。好看不中用。後杜長城涉嫌走私黃金,被蔣介石槍斃以整肅軍統。

《蔣介石日記》:「3.7召見孟緝,聽取匪諜對我內部各部門之深入程度殊為寒心,而且期於5月以前準備部署完妥,則匪本定於5月間攻台,可知海陸空軍各部門之匪諜被我一網打盡,則彼若從新建立諜報網,恐非半年以後不能成矣。今得惟在如何使用反間以利用其原有匪諜耳。」 孫立人也自身難保 有個死的同學是龔選舞的四川同鄉,後可探親,龔回到家鄉,同學之母抓到他問:「我兒子在哪?」龔不敢說一到台就死了,就說兩人分散了,不知他去哪了。龔講這話,心裡很難過。

周芝雨的兒子後來寫了《一雙馬靴》文,談其父之死。他說有天叔叔到小學叫出他,坐上腳踏車到了殯儀館,只見石台上躺了個滿頭白髮的人,幾個月不見,父親就從一個英挺的男子變成一具恐怖的死屍,媽媽在旁哭說:「你爸爸給政府槍斃了。」周妻曾去找陸軍總司令孫立人營救,孫寫了封信,但說:「我出來講話可能更不好。」因為孫與蔣經國有矛盾,特務是蔣在管,請孫營救反而壞事。

《蔣介石日記》「3.22:與經兒同車到府途中聞孫立人包庇共匪女諜,不肯遵令解繳。4.17:審閱女諜王玨、王正姊妹案。其與孫立人之關係深切可駭,立示其逮捕王女實有重大嫌疑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