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報經蔣介石批准,決定迎合日方願望,密派與宋子文胞弟宋子良十分相似的軍統特務曾廣,冒充宋子良與日方會談。
 身為中國現代化特工之父,電訊是戴笠最重要的武器,《軍情戰報》披露1938年10月一則電文顯示,日軍進占廣州時,戴笠就報告了日德將結盟為軸心國形勢;1942年9月又預見日蘇難免一戰,密電宋子文「對美須速派大員。」 戴笠靠內線也打了一場漂亮間諜戰,讓日本人無功而還,顏面盡失、底牌出盡、鑄成大錯,難以挽回失敗的命運。
 日密求和虛以委蛇 戰後日本有一股勢力主張不搭理汪精衛,集中精力與蔣介石和談,以解決「中國事變」。代表人物是參謀本部的秩父宮雍仁中佐,乃是當朝天皇裕仁的弟弟。1939年末,也是主和派的得力幹將鈴木卓爾中佐來到香港,找到了昔日好友、時為香港大學教授張治平,企圖透過他給重慶帶話。一位自稱是宋子文弟弟宋子良的人,也見到鈴木卓爾,表示願意傳話。
 戴笠一面指示張治平謹慎接觸,以刺探情報為主;一面報告蔣介石,聽取指示。1940年3月7日,雙方第一次正式會談,中方幾個代表全是軍統特工冒充。日方代表是今井武夫大佐和鈴木卓爾中佐。此後幾個月,雙方玩起文字遊戲。
 這條管道是由蔣介石透過戴笠的軍統特工與日本軍方代表、參謀本部中國課課長今井武夫在香港、澳門多次會談。正是日方稱為「桐工作」的談判路線。日本對這次和談這麼大期望,是因武力已無法解決「中國事變」了,大量人力物力消耗在中國,對日本無疑是致命的。
 日方當時懷疑其他和談管道,因而在香港積極活動,希望能找到一條直通蔣介石的談判捷徑。張治平於是將此消息通過軍統香港區長王新衡密報戴笠。
 戴笠報經蔣介石批准,決定迎合日方願望,密派與宋子文胞弟宋子良十分相似的軍統特務曾廣,冒充宋子良與日方會談。戴把這項工作交給軍統國際科敵偽股具體承辦,並指定鄧葆光為第一承辦人,其它任何方面、任何人不得與聞。所有來往電報,由譯電科直送戴笠,由戴面呈蔣介石,並為此祕密去香港進行布置和指揮。
 雙方一度商定由蔣介石、汪精衛、日本陸相垣征四郎三巨頭會談。垣征四郎是日本政府著名的強硬派,原先對蔣介石持堅決排斥態度。在「桐工作」中,板垣指令今井武夫對蔣提出極苛刻條件,使蔣難以接受,結果「桐工作」失敗。9月24日,戴笠指示曾政忠停止與鈴木卓爾見面。3天後,鈴木返回南京,10月1日,日本方面決定結束「桐工作」。
 軍統在日本本土及殖民地朝鮮和台灣有特工潛伏,發揮巨大貢獻。抗戰初期,日本間諜和漢奸活動頻繁,給國軍很大打擊。黃浚間諜案,熟悉軍統歷史的人都知道,對抗戰造成很大破壞。畢竟日本在中國的諜報網從清朝就開始了。而軍統成立才沒有幾年,抗戰就爆發了。
 現在,台灣方面基本還沒有全部公開軍統在日本本土的活動。但可以證實,軍統在東京確實有情報站。另外,軍統策反很多漢奸經常去日本,而且深受日本軍方信任,蒐集了大量日本本土軍事情報。其實,美國海軍當年多次準確攻擊日艦,除了密碼破譯,軍統蒐集情報才是關鍵。
 當時上海敵後透出消息,敵酋岡村寧次,為準備決戰計,特調整在華軍事機構,決於派遣軍總部下,分設蘇浙、皖鄂、贛湘、華北、華南等5個戰區至少轄2個軍,預定在4月底前分別成立。
 岡村寧次先後任日軍第6方面軍司令和中國派遣軍總司令。中國派遣軍是依1939年日軍大本營發布大陸令362號組建、專司出兵中國的軍隊,按照戰區畫分為華北方面軍、華南方面軍、華中方面軍等。
 至1945年夏,中國派遣軍統轄有:華北方面軍、在湘鄂贛等地的第6方面軍、在江浙等地的第13軍、第6軍,在兩廣及香港地區的第23軍加上空軍、海軍艦隊。總共45個師團近80萬部隊。
 敵前爆破不怕犧牲 戴笠當時接受美式技術訓練和新的裝備,實力大增;不但士兵已經配有卡賓和湯姆生槍,而且還獲得很多新型爆炸器材。軍統爆破破壞敵人交通和倉儲,本是忠義救國軍經常實施,接受美式新訓練,獲得新器材後更為積極。
 1944年5月,敵軍發動長衡戰役,進攻長沙;6月,駐在浙江金華一帶的13軍,向浙贛邊境作攻向贛南趨勢,以為呼應,26日攻陷衢州。由於國軍堅強抵抗,和忠救軍在浙贛路上襲擊,日軍27日退回金華。
 戴笠為牽制此處敵軍,特下令忠救軍加強對浙贛鐵路沿線破壞。9月,忠救軍一支300人突擊隊,並有美員帕金少校等12人參加,破壞諸暨附近鐵橋,遇敵攔截激戰;一組破壞橋梁人員無法接近目標。另一組人員卻冒險滲入目標區,在鐵道上引發13枚炸彈,毀壞鐵軌5處,哨舍2處,忠救軍7人陣亡。10月,同一地區又會同美方教官薛格里斯上尉等美員5人發動突擊,成功炸毀20處鐵軌和橋梁。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