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明(教師):小英總統您好,我是在高中職服務近15年的教師,一直都在關注「弱勢且低成就」孩子們的學習資源議題。如果以現在國內常見的對「弱勢」定義,養我育我的家鄉便是符合環境因素中「地處偏遠地區」要件。
 小英總統曾說「我的教育理念很簡單,下一個世代需要怎樣的人才,現在的教育體系就有責任,培養出這樣的人才」。我認為學校體系培養人才過程,都是以技術養成為重心,卻忽略心態面。試問,現今我國的人才教育政策裡,能給年輕人的老智慧,在哪門學科中傳遞? 在弱勢者的教育服務與資源分配上,要先關注少子化造成偏鄉國中小的存廢。以我居住的彰化溪州,未來10年可能就有多所小學將面臨無學生就讀的窘境。偏鄉的學校並非辦學績效不佳,而是缺乏在地經濟發展條件,人口留住不容易。
 之前小英總統曾提出經濟弱勢兒童設立個人「教育發展帳戶」構想,十分有開創性,但務必在規畫帳戶經費內容比例時,實際訪查弱勢者需求,以免讓政策與民意出現嚴重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