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老牌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日前指出,東海、南海緊張情勢與領土主權爭議,及北韓核武危機等,恐將嚴重影響美國利益,甚至導致美國軍事介入,讓美中兩國在東亞競逐情勢惡化。鄧小平在1980年代表示,等到2020年左右,中國崛起開始挑戰美國霸權地位時,就要當心準備防範戰爭威脅。近來美國積極聯繫七大工業國(G7)與東協,意圖建構南海議題統一戰線;中國則與俄羅斯強化戰略夥伴關係,發表南海議題共同聲明,凸顯兩大陣營較勁趨勢,恐讓東亞戰爭幽靈再起。
 美日安保質量俱增 G7元首峰會將於5月下旬在日本召開,準備發表聯合聲明,反對南海軍事化,刺激大陸敏感神經。美中不僅在軍事安全領域的戰略互疑加深,就連經貿投資領域競逐也方興未艾,若加上在貨幣戰與網路安全領域的角力,與美國國會及總統參選人普遍採取「抗中」策略爭取選票,對亞太局勢增添不確定變數。
 近來美中在朝鮮半島競逐優勢地位、《美日防衛合作指針》質量俱增、釣魚台、南海島嶼主權與自由航行爭議、網路安全、高科技出口管制與工業間諜案、禁止太空技術交流、貿易投資保護主義高漲,及美國拉緊日本、南韓、澳洲、菲律賓等軍事同盟圍堵中國,凸顯交鋒加劇並暴露猜疑不信任問題嚴重。
 其中深層因素包括:(一)雙方內部有決策人士認為,美中只有競爭關係,沒有雙贏這回事;(二)中國領導人輕視美國,進而意圖改變美國主導的國際規範;(三)美國決策人士感受到中國崛起壓力,並出現優越感旁落深層焦慮。
 歐巴馬與習近平均已意識到,雙方增進互利管控分歧至關重要,但是兩國在處理重大國際議題時,卻無法擺脫戰略互疑陰影糾纏。儘管美中在經貿領域因互利而有比較穩定關係,但華府當局大動作調查美國的跨國企業,是否透過聘用北京高層子女,以贏得中國業務的弊案,以及運用「巴拿馬文件」打擊北京領導高層威信,恐將激起北京當局憤怒,並導致中美關係緊張。
 同時,美國雖有意促進中國成為繁榮的商品市場,也想鼓勵其在國際間成為積極、負責任的力量,但大陸在經濟、軍事、工業,以及外交各方面轉強,又讓美國有所顧忌,並企圖限制「中國崛起」,因此,在兩相矛盾下,讓美國對中國的成長既有期待又備感壓力,甚至產生芒刺在背的威脅焦慮。
 接受中國崛起事實 目前,美國政府財政赤字難題仍無解,中國作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處於亞洲經濟與安全新秩序的關鍵地位。中美兩國合作意識至為重要,因為在亞洲政治經濟舞台上,需要調整並導入全新的遊戲規則,讓多數國家都能融入亞洲經濟與安全新秩序中,以避免「零和競爭」的惡性循環爆發。
 美國若要繼續從東亞獲得重大的經貿與安全利益,並推廣美國的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就必須要有整體的政策配套與準備,包括在經濟上強化本國的財政結構與市場競爭力、在軍事上以維護亞太地區穩定與反恐為主要任務;同時,美國要讓東亞主要國家相信,美國能夠在經濟上與軍事上,繼續與中國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
 美國綜合國力衰退,已經誘使中國產生強硬或輕視的態度。當美國人自己不滿意自己的國際地位與能力時,也會對中國採取敵對態度,運用矛盾的詭詐手段,進一步製造東亞的不安與焦慮。因此,我們期盼美國能夠積極強化綜合國力,並逐漸調適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學習化解優越領導地位不再的失落感,培養與中國和平相處的正能量,以消除東亞戰爭幽靈再起的根源。(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