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網路延燒10餘天,官方突於五一連假大動作啟動調查,看起來公務機關十分賣力,實則在輿論方面已慢了半拍,如果不是那斯達克的百度股價大跌,官方還不見得了解事態嚴重性。
醫療機構歸衛生單位管轄,大陸這方面管理一向鬆散,加上眾所周知的「」,老百姓對醫院、醫師、醫療管理毫無反抗力道。若非涉及「醫托」,加上魏則西生前發布的微博內容,也難以引起輿論重視。
此事件中,第一時間作出反應的是網路管理單位。但醫死人的是醫院,網信辦該管的是網路業者,其間的責任主從已經混淆;醫療主管單位晚了一天,顯見其平時的脫序其來有自。
本案又涉及「軍」醫院,是媒體平常無法觸及的範圍。還好軍方反應甚快,得知事態嚴重,透過軍事網站表決心。中央軍委也出面表示要調查。
大陸醫療法令早已規定,公立醫院不得外包,但徒法不足以自行。北京市衛計委平常未嚴格執法,事到臨頭才講重話,其間的「貓膩」更啟人疑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