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們從一個古代的故事,跑來你們這個現代,這就是個仙佛的世界吧?在時間河流泅泳,到了這個時代,覺得要份安定的工作都特難。
 讓我算算,美猴王在我們這個時代,幹過哪些工作?他幹過報關行,記下每個進口貨物的稅號,有一些是鐘錶極精密的零件,有一些是國外進口的整箱紅酒,非常難計算;他還在那沒有電腦的年代學會打字機敲字。落魄些時他幹過那種二三十層大樓,用升降平台洗外牆玻璃的工人。他也做過小生意,學做福州魚丸,有打漿機,但丸子要自己搓,那些技術好的皮薄而內餡肉燥多,有爆漿的竅門,且成本低,那些魚太貴了。但他手笨,搓的丸子像牛屎,大小不一,皮厚又粒粒疙瘩,成本貴兩倍,客人卻說難吃死了,像在啃槓子頭,沒人吃福州丸是吃這種口感。每行都是學問,他也開過計程車,車爛車內又臭,在街道上繞來繞去,載不到客人。原本桀驁不馴,兩眼精光的猴子臉,被這流光幻影的城市,磨耗得陰鬱隱忍。我曾聽他說起師弟們的近況,好像也都不很得志。豬八戒好像前陣子睪丸下方破了個大洞,自己去藥局買雙氧水消毒,那洞像鵝嘴瘡愈破愈大,還發出臭味,但好像不是花柳病,而是一種頑強黴菌感染;同時還發現自己血壓高到一百九,暈眩無力。沙悟淨則得了一種憩室炎,大腸末端長泡痘,還破了,非常危險,只要破穿,糞便跑進腹腔,細菌感染,那可會致命啊。
 但美猴王說起他們,似乎都很疏離,他們的事都是他們寫LINE跟他說的。但師父呢?師父被弄丟了。也許我們從一個古代的故事,跑來你們這個現代,這就是個仙佛的世界吧?一路艱苦西行,跋山涉水,終於讓如來佛宣判了任務成功,所有人升官,老孫成了戰鬥佛,八戒是淨壇使者,沙悟淨是羅漢,好像沒有比原來在天庭的官大,有點像如來掰了一些金光閃閃的名稱,呼嚨咱們。之後在時間河流泅泳,到了這個時代,覺得要份安定的工作都特難。那些法術,金箍棒九齒耙月牙鏟這些兵器全派不上用場,幾年前各自就典當了。
 美猴王說,你以為活在現代是容易的嗎?說實話當年唐僧真的走過的路徑,現在那些國度不都像沙漠裡的廢墟?如果故事是活在土地上走動的人內心,他們跟著駝隊,傳遞這個西行的故事,那可以說這故事已在當年走過的路途,死滅了。那是一片伊斯蘭鄰接著印度教的國境,如來也不在那裡了吧?那些阿富汗塔利班軍隊不是還用火箭彈把千年大佛炸掉?有一句話,「曾經發生過一次的事,它必然還會再發生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無數次。」但原本唐僧師徒朝著那莫名其妙的「西方」,沉默前進,那原本也就像他的毫毛迎風吹撒,會變成無數次重來。但進到現代之後,這個「重複」變得好可怕啊,連毫毛分身的小悟空們都跟不上世界的分裂和增殖了。它們在電影裡,後來發明了電視,後來又發明了電腦,網路,七十二變的N次方都不夠分給那菌絲分裂的碎玻璃倒影啊,某一個我,就像鯨魚擱淺在礁岩灘,蒼蠅被融化的冰塊黏住,來不及掙脫,永遠被困在這個(無數的其中之一)世界了。怎麼辦呢?只有從洗車店拿噴水槍和海綿幫那些髒車刷肥皂泡和沖洗開始囉,從騎機車送披薩開始囉,從叮咚歡迎光臨的便利超商櫃員開始囉。這個西遊記仍在進行,只是這個泡沫世界的表面張力太大了,三個師兄弟的魔法怎麼也使不開了,但咱們一定會找到師父(也許他變成了一架手機?),繼續那朝西天取經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