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飛頁文創舉辦的「飛頁文藝季:出版家系列演講」2017年封關場,就是文化界大佬——遠流出版公司董事長王榮文的講座,現場湧進近百書迷爭睹,希望一窺這位出版活傳奇的「輝煌四十年」。

王榮文在1975年創辦遠流,但在這之前的故事鮮為外人道,事實上他當年跟另兩位友人鄧維楨、沈登恩合創遠景出版社,儘管因理念不合拆夥,他對於兩位亦師亦友的夥伴充滿感念。

王榮文在1975年創辦遠流,但在這之前的故事鮮為外人道,事實上他當年跟另兩位友人鄧維楨、沈登恩合創遠景出版社。

王榮文在1975年創辦遠流,但在這之前的故事鮮為外人道,事實上他當年跟另兩位友人鄧維楨、沈登恩合創遠景出版社。

「鄧維楨年紀比較大,負責總編,沈登恩負責業務,當年就是沈騎著機車載我到處跑,我從他們身上都學到很多。」王榮文說。

王榮文還爆了已故的「沈社長」一個小料,「當年過年買火車票比現在還困難,但沈登恩自己印了一張只有他名字的名片,交給售票員,那年代大概只有蔣經國敢在名片上只印三個字,售票員被唬的一愣一愣,就把票賣給他了。」

遠景出版公司發行人葉麗晴。

遠景出版公司發行人葉麗晴。

王榮文表示,合夥本來就不容易,「尤其是台灣出版業,很容易理念不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跟興趣,我是運氣很好,也遇到了很多出色的編輯、策展人,最好的管理就是不用管理。」

遠流史上最重要的資產,勢必就是華文經典之作金庸武俠小說,他也透露當年如何從遠景手中拿下版權的故事。

遠流史上最重要的資產,勢必就是華文經典之作金庸武俠小說。

遠流史上最重要的資產,勢必就是華文經典之作金庸武俠小說。

「有一天,我在飯店遇到金庸跟他老婆,他就問我要不要出書,我嚇一跳,哪有這麼好的事。」王榮文笑說:「原來是他跟遠景有些誤會跟爭議,他想把版權收回去,就促成了這件事,不過金庸在台灣的基礎還是沈登恩打下的。」

兩個小時的講座,與其說是演講,不如說是分享,由出版界龍頭的掌舵者,帶著對藝文有興趣的這一百人,在文化浪潮上度過難忘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