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設計節邁入第十年,今年主題為「YES, WE’RE OPEN」,由高雄市政府與台灣設計師協會共同主辦,主題展以「」為題,將市政、生意、地方作為議題平台,由設計出發匯聚產官學三者,不只解決問題也用美學創造價值。

「高雄是一個很性感的城市。」說起高雄,高雄設計節策展人陳秉良頗有感觸。十年前,高雄缺乏創意產業,他硬是在這座工廠遍布的藍領城市,種出了一朵玫瑰,「高雄設計節希望讓更多創造型人口移入,需要有人去想這個城市可以變得怎麼樣。」本著設計人的創新精神,陳秉良認為城市應該不停創新,高雄想突破工業城的刻板印象,必須從改變環境做起,而設計在此,不只擔當人文重建工程的要角,也是未來城市競爭的必要工具。

本次,高雄設計節便將市政、生意、地方當作議題平台,廣邀市政府、都發局、工務局加入策展,媒合設計師與產官學,達成有效溝通,「產官學三方往往有不同想法,卻找不到合作機制,我們這次是在挑戰這件事。」

過往的市政設計往往只為單向溝通,以至於做出來的成品即便漂亮卻不實用,高雄設計節特別邀請曾幫台北捷運設計文宣的田修銓團隊,改善高雄輕軌的介面與使用者體驗,以設計輔助市政,「談設計要了解使用者需求,過去的設計市民沒有參與感。現在的設計,是完成後要邀民眾使用做驗證,才有修正依據。」

而設計不只輔佐市政,也可以行銷在地創造經濟收益,「過去高雄給外界的印象商標是『各種大王』,例如牛乳大王與書包大王,其他城市都沒有,其實大王就是對自己有自信。」高雄設計節特地找出老大王與新大王,推廣高雄的舊榮耀與新品牌,也將設計深根到鄉村,助於農業與傳產創新,讓都市與農村接軌。

「設計是非常重要的策略工具,設計不是純藝術、不是自我想法的表達,設計其實就是跟公眾互動。」陳秉良畢業於紐約帕森設計學院,雖是學院派出身,對於設計的想法仍非常務實,他強調設計節不該留於空談與表象,台灣擁有很好的設計人才,卻往往不見成效,重點仍在於設計要與產業、市政結合,讓設計落地深根,成效才能發芽。

說起當初為何選擇高雄作為出發點,陳秉良認為高雄擁有獨立判斷的精神,對創新的接受程度較高,加上擁有屬於自己的獨特符號。從早年的高雄港到近年的大港開唱,港口的意象仍在,但在文化精神上,高雄敢用屬於自己的語彙表達,「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模樣,也該知道自己的第一是什麼,才會知道如何做自己。」如今,高雄將過去的倉庫、廠房轉型為休閒場所,進而吸引多元產業人口進駐。陳秉良期望高雄的設計經驗可以作為借鏡,告訴其他城市該怎麼「做自己」。

活動資訊:

KDF2017 高雄設計節

時間:12.23.2017~01.07.2018

地點:高雄市鹽埕區駁二藝術特區B3、B4、B6倉庫

 

▲陳秉良為高雄設計節總策展人,現為遊戲橘子品牌總監。(圖/遊戲橘子提供)

▲陳秉良為高雄設計節總策展人,現為遊戲橘子品牌總監。(圖/遊戲橘子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