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表達對已逝母親的想念,舞蹈家劉冠詳把在安寧病房照顧癌症末期母親,眼見母親從健康的身體走向凋零的心路歷程,反芻為55分鐘的舞蹈劇場《我知道的太多了》,5月中在新北市演出。
 《我知道的太多了》創作始於2015年劉冠詳母親過世約半年後,他在一次睡夢中,夢見第一次幫行動不便的母親清洗陰部的過程,作為兒子卻必須直視母親最私密的部位,那樣的感覺非常震撼,當時他用這段經驗發展出一小段舞作,今年決心要作一支完整作品獻給母親。
 劉冠詳說:「媽媽是18年乳癌病患,但是她真正病情惡化,從眼睛瞎掉、產生幻覺、癱瘓到離開人世,只有短短的8個月。」 劉冠詳說,為了留下對母親的記憶,他開啟錄音筆記下母親的隻字片語,有一次錄下了一段媽媽在末期產生幻覺時的囈語,劉冠詳問母親:「媽媽,妳知道今天是幾號嗎?」母親回答:「12月喔?還是1月?」劉冠詳回說:「不是啦,已經2月5日了啦!」母親則回他:「是喔,已經過那麼久了,那我怎麼還活著,還在這裡?」 這段錄音片段將融入舞作,劉冠詳說:「媽媽走了,但是錄音裡的她永遠存在,希望讓觀眾思考生和死的本質。」 劉冠詳現年28歲,畢業於台藝大舞蹈系,在《我知道的太多了》舞作中使用起乩的祭儀動作,也運用戲謔的小丑表情,表現命運之神在看不見的角落掌控一切,背景設定在醫院、停屍間和電影院,在舞作中展現戲劇張力。
 「當時看到停屍間一字排開的8具遺體,高矮胖瘦皆有,我沒有感到一絲恐懼,反倒覺得很靜謐。」劉冠詳說,那畫面像是一張畫,而時間在他們身上已沒有作用,這就是死亡,「希望大家看完這支作品都能打電話給很久沒聯繫的家人。」 《我知道的太多了》將在5月13至15日於新北市雲門劇場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