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茱莉亞弦樂四重奏走向下一個70年,林以信相當適合,他的性格謙遜,自我要求嚴格,他從哈佛比較宗教系畢業,卻愛上中國古琴,不故步自封;他長期沉浸在小提琴的專業,但音樂與文化視野卻極為廣闊。
 「我不是出生在音樂家庭,我母親是業餘音樂家,父親則是欣賞音樂,他們讓我學琴的動機不是要我當小提琴家,而是希望我可以磨練自己,證明自己可以完成一個任務。」林以信表示,「經歷這些過程,我最後選擇了音樂。」 林以信認為,經典不是唯一的音樂類型,「我後來去北京學中國傳統音樂古琴,這是中國最古老的樂器,它有傳統的記譜方式,但節奏卻沒有限制,充滿彈性,「這跟大多數西方古典作品精神正好相反,這也刺激我去思考更深一層的音樂元素。」 林以信說,這幾年來,茱莉亞弦樂四重奏會保有過去經典曲目,但會加上當代的音樂,「我承認,我每次提出一個新建議,幾乎都會讓其他三位成員嚇到,我必須花很多時間準備,讓大家同意,用大家溝通過喜歡的方式去演奏音樂。」 「我就像一個典型的美國孩子,我躲避我父母親的文化,並希望我自己就是個美國人,但念了哈佛之後,讓我大開眼界。」林以信說,東方文化有它自己根深蒂固的深刻價值,他很慶幸他找到古琴這個樂器,可以跟他的小提琴所學相互撞擊,為下一世代的音樂帶來更多文化創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