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畢業生在台灣難謀教職,近來西進陸校任教者眾,在福建某公立大學任教的吳姓台籍教師表示,台校聘請新任教師多採一年一聘,無法取得正式教職,只能兼任教課;但陸校開出百萬年薪給台師,且學術空間彈性大,他直言「台灣的環境,根本是把我們往外推」。
 吳姓台籍教師指出,去年6月取得博士學位之後,先到南部某私立學校求職,該校表明,僅提供一年一聘任期,且擔任的是「專任助理教授」職位,比助理教授再低一階,還要求每周兩天南下教書,無法提供交通費補助,讓他認為不受尊重。隨後轉往福建某公立大學任教,享有台幣百萬年薪。
 針對近年台籍教師外流,政大教育系教授周祝瑛說,她的博士班同學,多在香港、新加坡、日本或美國大學任教,每次論及各自待遇時,發現台校薪水僅是他們的1/4,直說:「我們是國際人才,為何要忍耐低薪!」而大陸近來拚高教品牌,吸引各國高教人才進駐,國際研討會數量多,台校根本無法比擬。
 大同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陳淑敏指出,台灣是海島國家,人才外移是合理的,但一提到教師工作地點在大陸,多數人便無法接受,「變成一種集體心病。」此外,台人眼中的國際人才多來自西方國家,忽略大陸、印度和東南亞也有可為我們所用的人才,值得開發、引進,呼籲台灣社會應建立積極心態,面對人才國際流動。(系列四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