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鴻和江蕙、孫燕姿、蕭亞軒等大牌合作過,他不諱言:「女歌手喜歡找我製作,而且我做起來順手,她們也會紅。」唱片公司都很放心地把天后交給他,最經典的例子,是他操刀的《我要快樂?》專輯,讓張惠妹(阿妹)的事業起死回生,她在「STAR巡演」曾有這樣的一段話:「在〈人質〉出現之前,我以為我的歌唱生涯就要結束了。」 當時阿妹處於人生低潮,華納高層跟他說:「我把阿妹交給你,沒有期限。」2人見面後,他讓阿妹先赴紐約充電、流浪,他負責收歌,持續為她思考方向,最後決定讓她回歸原點:「好聽的歌,唱到讓我感動就是張惠妹。」關鍵只有「誠懇」2字。阿妹聽完〈人質〉的DEMO後說「這首歌不適合我」,他用製作人身分拜託她:「妳錄一次給我聽,若真的不喜歡,我就不用,從此不提這首歌。」結果,她錄完後一聽自己就哭了,平時1晚錄好1首歌,〈人質〉磨了3個晚上。這張專輯讓她從谷底反彈,此後一路再攀高峰,穩坐天后第一把交椅。
 另一個成就,是把19歲的戴佩妮從馬來西亞帶來台灣發展。當年他聽到她的創作曲〈透氣〉大為驚豔,但當時有別的製作人想簽她,想找人幫她寫歌、包裝,陳子鴻直覺對方一定簽不到她,因為「她最強就是寫歌、創作」,離開時他對她丟下一句:「如果你們沒有談成,可以來找我。」後來她果真沒跟對方簽約,他如願的簽下她,並成立喜歡音樂,他說:「這20年,都是大家來找我(合作),我只主動做過2件事,就是開『喜歡』跟讀EMBA。」 戴佩妮的創作,在音樂市場上樹立了個性,卻不偏離商業主流的個人特色,陳子鴻自豪:「我們合作方式很自由,她交出公司要的K歌,其他我都給她空間。」1張專輯10首歌,有3首可以主打、可以賣,其他7首由她自己決定,他笑說:「她(交歌時)很知道怎麼對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