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邁的總體戰略是反共,所以他把全副精力幾乎都放在協助中國國民黨上。
 事後,魏德邁私下會晤蔣介石,雖然短短幾分鐘,但足以表明魏德邁的滿腔怒火:「我覺得要當好你的參謀長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我覺得心情惡劣,非常掛慮這件事。於是我請求與您私下晤談。時間緊迫,除非決策明確,不再出爾反爾(蔣決策的計畫),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局勢。我確實想為中國效勞。」 助中國軍隊現代化 於是魏德邁決意把資源放在「督導」駐防昆明周圍地區的部隊。這項督導工作範圍廣泛,其中包括:「(一)作戰,對此美國幾乎擁有指揮權;(二)訓練,全由美國人監督;(三)補給,美國人掌控每個環節。」 然而,草擬計畫遠比付諸實踐容易。魏德邁之前建議,美國政府每個月支付給精銳之師的中國士兵1美元薪餉;蔣介石說美國若把這筆錢直接交給他更好,他保證依100對1的匯率,發給每位士兵100元。但因為當時的匯率是500對1,而且美元匯率每天都在升值,蔣的方案顯然不會被接受。魏德邁並不因挫折而氣餒;他已下定決心促進中國軍隊的現代化,而且他會這麼做。魏德邁告訴馬歇爾:「我與蔣委員長的相處之道是友善、率直、堅定的。我深信,他現在喜歡我、尊敬我。」 魏德邁在自傳裡,回憶蔣介石個性「異常敏感,做事像女子全憑直覺……。我覺得,無論是訓練或經驗上,他都還沒準備好因應紛至沓來的問題。」 魏德邁是從軍事上,而不是從中國政治來理解這「紛至沓來的問題」,所以他不曾懷疑美國人已「準備妥當」,能彌補蔣委員長的疏漏。魏德邁認為當務之急是在參謀部逐級設置優秀的聯絡官,每一團都配屬一名美軍顧問。首先,應組建36個「訓練有素、待遇優渥、指揮有方的精銳之師。」中國人必須學習察納美軍顧問的建言。誠如魏德邁於1945年2月15日發布的作戰指示:「凡有中國指揮官拒絕接受美軍顧問的建議,即徹查該名軍官,或把美軍顧問調離該單位。」 約莫有4千名美國軍人分別安插在由25名軍官、50名徵募而來的士兵組成的「戰鬥分隊」。美國聯絡官小組會努力提供有關當地環境、訓練、人事精準的統計數據,呈送給上級指揮官和中國戰區司令部。到了3月,美軍又分別開辦一所參謀學校和步兵學校,可是獨不見中國學員就讀。追究起缺席的原委時,中國將領和顏答覆,他們正在其他地區忙於整編,所以沒有多的軍官可以到新學校進修。不過,他們希望到了4月就可以抽調部分軍官。顯然中國人並不急於想要分享美軍的專業知識。
 在招募高級軍官參與培訓計畫期間,美國人亦試圖改善中國士兵的生活條件;套用一組美國觀察團的話,中國士兵「渾身是病,僅能勉強走路。有時還得用擔架抬著這些甚至無力走路的士兵。餓殍、奄奄一息之人棄於路旁的現象處處可見,重症的補充兵得在鄰近廁所的伙房自行煮飯。一條毛毯3個人用。屍體就停放在將死之人的身旁,數日乏人聞問。」 顯然美軍的建議不能只限於作戰層面,因為眼前的問題是戰力的先決條件。美軍的辦法是配發給每個士兵多種維他命膠囊,並搭配均衡飲食。麻煩的是,美國人供應的多種維他命膠囊常被中國軍官視為「毒物」而予以譴責。於是魏德邁只好草擬「食物供應方案」,由美籍聯絡官負責執行,層層督導,下至營級單位。蔣委員長完全同意美國人為他的部隊所擬的伙食計畫,這樣每個士兵每個月要花2千元的伙食開銷。但蔣介石仍按舊例,每個月撥給每個士兵的伙食費只有600元,額外的伙食依然沒有著落。所以美國人只好又設了6個糧食採購委員會,有18萬5千名中國士兵的伙食直到1945年夏天仍由這個組織供應。
 反對擴充中共軍備 這反映了美國介入中國事務的模式:隨著供應線的開啟,新的任務接踵而來,美國人的角色越發吃重,美國派駐中國的員額自然節節上升。到了1945年1月,總計有3萬3千名美國人派駐中國;6月,人數成長為5萬9千人,而且還不夠用。此時,中國的財政問題日益嚴峻。4月時,與美元的兌率是500對1,6月時美元升值為750對1,到了夏末遽升為3千對1。投資炒作與盜用美援的行徑屢見不鮮,魏德邁回絕了蔣介石要求他發表公開聲明,向世人駁斥美援遭中飽私囊的指控。魏德邁反而設立專責機構處理租借物資的分配。
 魏德邁的總體戰略是反共,所以他把全副精力幾乎都放在協助中國國民黨上。
 1944年底,魏德邁僭越職權,向蔣介石提出種種由美軍參謀草擬擴大共產黨軍隊參與對日抗戰的議案,譬如在美國軍官指揮下,武裝、重新編組共產黨部隊的3個軍團,或派遣數百名美軍專家前往延安協助提升中共部隊戰力,但他不鼓勵這些議案,也不積極將之實現。(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