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第19部長片《》(COCO)曾經是該公司延遲甚久的作品,曾經一度難產到公司打入冷宮砍掉重練。打從2011年就啟動,但一拖就拖了這麼多年,創下皮克斯開發的案子中「遲到」最久的紀錄。

而這個遲到,製造了個小小浪漫巧合,除了是該公司第5部在感恩節映演的作品,也剛好就是皮克斯首部動畫長片《玩具總動員》(Toy Story) 22年前的檔期,而本片導演李安克里奇(Lee Unkrich)也恰巧是《玩》系列的幕後人員,更是感人《玩3》的導演,不難想像這片的感性指數會有多高了。

《可》談的是一個極為老套的陳腐議題:不被家人認可的孩子如何說服長輩,並且得到理想金鑰。簡單講就是當理想與現實的拔河拉鋸,你該選擇哪一端?

故事裡的小男孩米高想要表演吉他歌唱,奈何他的曾祖母被吉他手曾祖公拋家棄子,使得家族視音樂為大忌。對比音樂這種精神意義極高的出世工作,米高家族相反地選擇了腳踏實地的入世工作:製鞋業。音樂與製鞋,夢想與現實的差距,就在亡靈節這天,米高發現自己是吉他之神德拉古司的後裔,難怪天生擁有音樂神力。想不到彈了曾祖公的吉他之後,闖入陰陽界,來到活死人專屬的亡靈夜總會。

皮克斯曾經在這幾年遇上故事技巧的瓶頸,還好《Cars 3》找回來一些初衷。而《可可夜總會》更是從片名就讓人有點摸不著頭緒,主角明明是米高的音樂支路冒險,尋找亡靈曾祖公希望得到庇蔭,好讓他重返人間時可以用音樂響徹雲霄。等等,那麼,跟片名可可到底有啥關係?

關係可大了,這麼明顯的梗居然很難第一時間理解,這也成為全片最後感性指數爆表的關鍵。


以下有雷以下有雷,我是分隔線。

《可》片談快樂夢想,當然也談老套現實困境。人們困在現況都會渴望出走的激情快感,故事創造了亡靈節的背景讓陰間變成熱鬧萬分夜總會,加上後代對祖先祭拜,有人對列祖列宗祭拜思念,在陰間的亡靈們得以繼續永生,還能透過亡靈節祭典(猶如我們清明時節與初一十五)返回人間吃吃喝喝。那些沒被祭拜到的終將成為真正的孤魂野鬼,變成真正的虛無。

皮克斯在這裡討論「虛無」才是人鬼共同害怕的,人生在世沒有被認同,如同虛無。鬼怪亡靈沒被祭拜,如同虛無。現實生活中理想無法被實踐,也是虛無,但來到陰間夜總會仍然卡關,用盡氣力也是虛無,那就是永世最大折磨。《可》動人之處在於結尾的逆轉,也把之前《天外奇蹟》(Up)裡面那套「偶像幻滅」橋段移植到這片中。

你所嚮往的理想,可能會是毀滅你的惡夢。你以為的倒霉爛咖,結果卻是拯救你的幸運星。米高為了幫忙一位即將變成粉塵虛無的角色,兩兩互助之下,彼此幫對方圓夢,才知道那個倒霉鬼對曾祖母「可可」的重要性。或者是,可可對這位衰尾道人的意義。


皮克斯在《天外奇蹟》、《瓦力》寫了一篇完美感動的愛情,在《玩具總動員》系列則談論珍貴的友情,到了《可》才端出這幅哽咽淚眼的親情。在對比前段那充滿販賣商機的20分鐘雪寶耍萌短片,《可》勇敢拋棄容易討好小孩的古錐商機,只專心談論成人世界追求的感動契機,這份勇氣值得鼓勵。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