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即將畢業的高三學生,一直對人文學科有很大的興趣 所以常常閱讀課外書籍,在高中3年的學習歷程中,回首那些伏案背書的夜晚堆砌而成的時光,卻發現學校教材所給予我們的,遠不及我無意間墜入的書頁,所帶來的對這片土地的震撼與關懷。
 我常常在晚上做完學校考試準備後,獨自一個人走進巷尾的書店,試圖與世界的頻率重新連結。前陣子,看到田中實加著作的灣生回家特別吸引我,看著作者用文字娓娓道來那段充滿眼淚和想念的歲月,讓我感觸良多。那時候,我深深感覺,這才是歷史,才真正感受到歷史的溫度。
 我認為人文教育不應一味只求學生背、記、寫,然後步出考場的當下一把扔棄。而是要讓台灣的高中生們能從教育體制中,讀出更深層的感動,接觸更真切的情誼,在思想、思辨上,自由翱翔。
 就像在灣生爺爺,灣生奶奶的故事中,有一群曾在花蓮留下深刻情感的人們,在用他們的呼喚與記憶,追思這段在台灣佇足過的時光。我感受到在歷史課本中從未感知過的愛、智慧和遺憾,這才是歷史也才是此刻我們皆無法忽視和抹殺的真實。
 我衷心希望無論是課文或課綱,再也不是執政者希望我們怎麼想,而是自先人的淚水和笑靨中,涵養出屬於福爾摩沙之子的光榮,我期盼未來學子讀的是與台灣息息相關的真正歷史,不要再被政治所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