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金馬獎入圍名單中,沒有《》中飾演「菜埔」的莊益增,實在令人覺得相當可惜,左思右想他沒被提名的原因,恐怕是這個—-莊子導演演得太好、太入神所致。

莊益增也是紀錄片《無米樂》的導演,大家都叫他莊子導演,這是他第一次演電影,應該很多人都以為在《大佛普拉斯》裡的他是本色演出吧,再加上他純樸的外型,好像不必怎麼演就可以表現出支支吾吾、畏畏縮縮的模樣,反正那就是他自己,根本不用演啊,但如果你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莊子導演本人跟片中的角色,差異大到叫人很難聯想起「菜埔」,這下你就知道他演得有多麼不著痕跡了吧。

老實說,咱們第一次看《大佛普拉斯》的時候,也以為莊子導演就是「菜埔」那樣的「老實人」,所以看他演出不痛不癢,但不好意思咱們也看走眼了,因為我是在回頭去看《大佛普拉斯》的前身-短片《大佛》時,才發覺自己錯得離譜,事實上,短片裏頭的那個「菜埔」才比較像莊子導演本人,儘管外表看似純樸,眼神卻充滿憤世嫉俗和尖銳,至於《大佛普拉斯》裏頭那個閉俗單純、常常講不出話來、笨笨的「菜埔」,其實才是莊子導演「演」出來的,而且只憑他的眼神轉換而已。

想不到吧,怎麼會有一個幾乎沒表演經驗的素人,可以在第一次演電影時(短片不算),僅憑眼神的轉換,就完全變了一個人,即使是一般演員,都未必可以精準做到這一點,但莊子導演居然辦到了,只因他在《大佛普拉斯》那個膽小怕事、自然流露呆呆的眼神,就讓大家以為他真的是片中人物,而且光是運用那個眼神,莊子導演就可以讓自己臉部的表情、講話的口氣、走路的態度,都跟著完全不同。

▲莊子導演的銳利眼神,可以一秒變慈眉善目。(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0.15)

▲莊子導演的銳利眼神,可以一秒變慈眉善目。(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0.15)

▲莊子導演的銳利眼神,可以一秒變慈眉善目。(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0.15)

▲莊子導演的銳利眼神,可以一秒變慈眉善目。(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0.15)

君不見許多大咖不管演甚麼角色,你都可以看到這個大咖本人的影子,所以實在訝異,這個連很多演員都未必辦得到的重點-眼神和講話,莊子導演在「第一次」演出就可以表現得像「真人」,是怎麼辦到的?不禁在專訪時好奇一問,結果得到的答案真是超乎想像,哈。

他說:「其實是我老婆先看出來的,她說我即使在片中翻色情雜誌的模樣,都還是很像知識分子很銳利,阿堯導演也叫我眼神要笨一點,但該怎麼笨啊?實在太抽象,只好回家問我老婆,她說『很簡單呀,你就想自己以前跟美眉多講二句話,回家被我質問是不是在亂來的時候,你不是都啞口無言,然後裝出一副很笨很無辜的眼神嘛,像那個狀態就對啦!』」

有趣吧,怎麼也沒想到這麼重要的一件事,莊子導演是靠老婆的這個絕招,讓他心領神會,並在拍攝《大佛普拉斯》期間,一直保持住那個自然流露、完全看不出是在裝笨的「演技水準」。這對一個第一次演戲、訪問時對答如流、當記者提問總是立馬說出自己想法的莊子導演來說,真的非常不容易,也讓人不禁聯想起西恩潘在《他不笨,他是我爸爸》,或者達斯汀霍夫曼在《雨人》裡,他們把自己的聰明和犀利整個隱藏起來的表現,光是那種要笨到令人察覺不到是裝的、演的,就已經相當厲害了。